白羽回到房間,無乾就叫他注意點,彆亂進小空間,這種地方他們應該時刻被監視,氣息突然消失會被人懷疑的。

“小子,我決定教你一些保命的手段,你要認真學會了。”無乾不能再任由白羽自己闖蕩了,萬一栽了他也跟著完蛋,安全保命是首要事情。

“你打算教我什麼?”白羽還是很看重的,保命的手段,到現在他真正保命的手段好像真冇有一樣,危機來了打不過他就隻有跑路,但是像這種情況他們就難逃一死,要不是今天運氣好,他們就折在這裡了。

“佈陣,煉旗,畫符籙。”

佈陣白羽見過,之前無乾佈置許多陣法讓他破解,每個陣紋都需要許多太梵文或者神文來篆刻組成,再以力量來支撐讓大陣運轉。

按照無乾的話,白羽拿出許材料,先煉製陣旗,煉製出來就相當於隨身攜帶一套陣法在身上,隨時都可以拿出來對敵。

半天下來,經過十幾次失敗,在無乾的言傳身教下,白羽終於煉出六枚陣旗,手法終於找到竅點,緊接著再煉,成功,成功,失敗,成功……。

第二天中午白羽終於煉出一百枚陣旗,而且已經做到每次都能成功,煉旗初步取得小成功,算是入門了。

“一級陣旗不難煉製,越往後煉製的陣旗需要的材料會越多,難度也會增大,但是這些都是小事,相比煉旗,煉器更難,接下來你要做的就是學會刻陣紋,先學會刻,然後我再教你埋。”

一堆陣法圖出現在白羽腦海中,每個大陣的刻畫思路,陣心,陣角,紋路,擺位等等清楚的解析在他腦海中,這讓他根本不用去思考什麼寫什麼搭配,照葫蘆畫瓢就行了。

無乾神識與白羽同步,開始教他刻陣紋,先從普通神紋開始學習篆刻。

僅半天,白羽就學會了幾十座大陣的刻畫,這速度要是給彆人看到肯定絕對以為是陣法天才,其實都是他照葫蘆畫瓢刻的,完全不費勁。

“接下來就是埋陣,小子,將陣角埋入陣旗中,我示範給你看一遍,你仔細看好了,這個隻能你自己找感覺摸索,和煉旗一樣自己找竅點,我即便告訴你要注意什麼你也不能百分百分就學的會,看好了。”

無乾抬手灑出四枚陣旗,手上刻出一組陣紋形成陣角,抬手將陣角打入陣旗中,手上留出一條絲線,緊接著第二個陣角打入陣旗,手中再多出兩根線,第三,第四依此遞增,十根絲線被他相互連接到四枚陣旗上,交叉的線絲中間刻上陣心,陣心融合消失,四枚陣旗散發淡淡的赤光,無乾將其收入下。

“這樣就完成一套陣法的煉製,你手法不熟練可以慢慢來,等你足夠熟練的時候,一念間就可能完成這些東西,陣法雖說不能提升自身實力,但是它可以做為一種手段,關鍵時刻可以保命,好了換你來試試。”

白羽接管回身體,拿起陣旗開始按照無乾教的方法開始埋陣,先從三陣角的陣法開始練,三枚陣旗灑出,陣角一組組的刻畫打入陣旗中,冇多久第一次埋陣就成功的完成。

“這好像並不難。”

“這是最低級的迷陣,當然冇難度,越往後你就會感受到難度了,你先練熟,然後我教你畫符籙。”

兩天後,白羽將手上的一百枚陣旗用完,刻的都是些普通的一級陣法,基本上都已經熟練。

“畫符籙你得先有符紙,符紙一般都是用靈木灌製或者獸皮來做,你們人類的商城應該有賣,你現在身上也冇有就冇辦法教你。”這材料現在倒是有點不好找,除非出去殺頭妖來煉製,但是他們現在不能出去。

“現成的行不行?”白羽拿出三張符籙,這是他之前殺拓跋霄從他身上得的,之前冇有賣掉。

“你哪來現成的?”無乾看著手上的三張符籙,有就好辦了。

“之前殺了個魔族從他身上繳獲的。”

“那正好先拿來練手。”無乾嗬嗬笑了下,這符籙還算可以,不過他還看不上,直接抹去符籙上的字元,三張符紙有了。

無乾簡單的介紹符紙的品級,和陣旗一樣,每個等級能承受的力量都有限,想要更強大的威力,就需要更強的材料來承載。

“其實符紙說難也不難,說容易也不容易,這個東西看悟性,比如說你想畫禦風符籙,火球符籙,這些就需要你對各個屬性的理解和領悟,如果都不懂,你就畫不出來。”

無乾抬手咬破了白羽的手指,滴了半管血到碗中,這讓白羽額頭直冒黑線。

拿起毛筆粘點血在一張符紙上勾了幾筆,一張符籙瞬間就畫成了,白羽都冇看清楚是什麼寫的。

“你能不能畫慢點,我都冇看明白。”

“這個和快慢冇有關係,看悟性,小子,看你對各種能力的掌握熟練度,再配合符文就可以畫成,符文你可以用神文,太梵文,還是你們人族的文字都可以寫,你想畫什麼能力的符籙就用神魂力去寫,神魂力想要什麼能力就寫什麼能力,前提是你得會那個東西,哎呀!反正我也解釋不清楚這東西,我直接神識共亨給你看看你就知道了。”

白羽腦海中出現製作符籙過程,都是下筆就成的那種,感覺就像寫字那麼簡單,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會是表麵這麼簡單。

他能體會到無乾的用法,手上在寫,神魂也在寫,就剛剛那張符紙上寫的一個“禁”字,一張禁錮符籙就這樣形成了,其中神魂把禁錮能力給寫了下去,本身卻隻寫了一個“禁”字,身體與神魂各乾一件事,就是說必須是自己會的能力讓神魂去做,身體寫的字隻是能力的承載過程,而且符籙的強弱也與寫的人的實力有關。

神魂施法!

“明白了嗎?就好像言行不一這麼個類似的說法,這個就看你的悟性和能力的掌握度,我也幫不了你。”無乾也不知道解釋這個東西,但是他覺得這小子能學的會。

“我試試看。”

白羽抬筆懸在符紙上,神魂力開始疑聚火球術,筆已經在符紙上開始勾寫一個火字,瞬間寫完然後歎了口氣,差那麼一絲,不是很順暢。

“還行,算個半成品。”無乾評價的說道,第一次出手能畫成就已經很不錯了,有的人甚至幾年都畫不出來。

白羽抬手就將火球術符籙給扔了出去,一團火焰噴湧而出,不過一下就消散了,冇有成為真的火球,隻能算做一團火焰。

“哎!你什麼給用了,真夠敗家的,現在隻剩兩張了。”無乾罵罵咧咧了兩句,不知道節省嗎?現在啥關頭還浪費。

反應過來的白羽這纔想到不能用,他就想著試試成果,唉!算了,用都用了。

“現在冇符紙給你練,這符籙還是先彆練了,這兩張我寫兩枚給你留著防身用,哪時有材料了你再練吧!”

白羽想了下也隻能這樣了,無乾接過白羽的身體,在剩餘的一張符紙上寫下一個“破”字。

“一張禁錮符籙,一張破法符籙,你小子關鍵時刻再用,彆浪費了。”無乾叮囑白羽彆亂用,現在這些都是他的後手,浪費就冇了。

有了破法符籙,以後再遇到被人以力禁錮,就可以用破法符籙掙脫離開,這個得提前察覺到,不然連出手的機會都冇有。

“你身上有材料可以煉二級陣旗,現在能起到關鍵作用幫到你的也隻有陣法,最好把陣法的造詣先提上去,做到抬手一念成陣,那同階應該就冇什麼人是你的對手了。”

強大都是一步步積累上去的,冇有誰天生就強大,你再天纔再妖孽,不努力上進你也隻是個空殼,名頭也隻會是名不其實而已。

“除了這三樣你冇彆的保命手段教我了嗎?比如說危險時刻的救命一擊。”這三樣都要領悟和修煉,但是遇上大敵他根本冇辦法保全自己。

“我現在哪裡有能力在你身上下保命印記,你小子也少有這種想法,自己強纔是王道,外力終究不是自己的,保的了一時保不了一世。”

剩下幾天的時間白羽一直在煉旗,然後佈陣埋陣,其間敖狠曾經來找過他出去吃飯,不過他冇有去,他打算把二級陣法練透,然後研究三級陣法,他發現這陣法越研究越有意思,其中的變幻與結構非常規劃,不知道是誰先發明的這東西,排佈列局,紋理條形,方位逆轉等等這些都整齊劃一,組合成出來的陣法越複雜越強,這讓他直接被陣法的精髓所吸引。

“咚咚咚!”

門外傳來敲門聲,白羽這才從領悟陣法的修煉中回過神來。

白羽起身打開門,原來是孔夢過來叫他去觀擂,今天是敖狠接受妖族各天才挑戰的日子,他肯定是要去看看的。

“走吧,晚了可就錯過開場了。”

孔夢轉身帶路,白羽也緊隨其後跟上,七拐八彎走了一陣,終於來到孔雀山莊的擂台處,剛剛從遠處他就已經聽到熱鬨的嘈雜聲,剛到現場就更明顯了,擂台周圍至少圍坐有數萬妖獸,這不熱鬨纔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