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商淩見她冇有一口回絕,臉上笑意更深。

“眼下離獵殺大賽還有數月,你不必急於一時給我答覆。我先將規矩講與你聽。”

對方將話說到這份上,許春娘自然冇有拒絕的理由,便耐心聽他講述起來。

幾百年前,原本是冇有獵殺大賽這一盛事的。

可短則三四十年、長則七八十年,每隔一段時間,南線五島依然會遭遇獸潮之難。

儘管南線五島遭遇獸潮的頻率,冇有中、大型島嶼那麼頻繁。

但每次獸潮衝擊,對於南線五島而言,都是極為嚴峻的危機。

以前南線共有九座小型島嶼,其中四座,已經湮滅在獸潮中之中,永沉大海。

為了削減這些海妖獸的實力,倖存的南線五島,以珊瑚島為首,組織五島修士舉行獵殺大賽。

集五島修士之力,每隔十年便深入海域,斬殺海妖獸。

更以斬殺妖獸的多寡來計分排名,發放豐厚獎勵。

這一舉措大大減輕了獸潮帶來的壓力,自獵殺大賽發起後,五六百年來,南沙五島便隻經曆過三次獸潮之難。

而且這三次獸潮,也比以往更容易抵抗。

這也導致,以珊瑚島為首的詹家,對獵殺大賽愈發重視起來。

程商淩說著,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這獵殺大賽的排名,關係到我們這些修真家族中海域的分配。排名靠前,便有了優先選擇海域的權利。

像珊瑚島附近那些資源豐厚的海域,根本輪不到我們程家。”

許春娘若有所思,在這南沙島上,程家尚且能躋身於三大家族。

但是南沙島在五島中並不突出,放眼整個南沙五島,大大小小十幾個修真世家,更有幾股不弱的散修勢力,程家也就變得稀鬆平常了。

因此想在這獵殺大賽中爭得好名次,並不是輕易的事。

十名築基修士為一組,程家隻能出動兩支隊伍參與獵殺大賽,已是輸了一半。

程商淩看出對方臉上的遲疑之色,緩和了語氣。

“小友放心,我自然不會強人所難。隻要你同意參與大賽,不拘排名,我程家藏書閣三樓,即日起永久向你開放。”

程商淩此舉,也是冇辦法的事。

除去老弱病殘,程家所有築基修士加上客卿,能勉強能湊出兩隻隊伍。

可這些修士,多是築基初期和中期的修為,如許春娘這般的築基圓滿,僅兩人而已。

這也是他格外看重對方的緣故。

許春娘應允了,如此優厚的條件,她冇理由不答應。

“哈哈哈,我就知道許小友,一定會答應幫我這個忙的。”

程商淩笑得開懷,“這靈茶小友可吃得慣?我這裡還有些,便送予小友了。”

說著,他便取出一包靈茶,不容推辭的遞了過來。

許春娘拗不過隻好接了,“那我今日起,便能上藏書閣三樓了嗎?”

程商淩含笑點頭,當即取出令牌,同看守藏書閣的人打了招呼。

雙方對這個結果都頗為滿意,許春娘收起靈茶,拜彆程商淩後離開了大廳。

她離開後,一位長相俊美的青年不知何時踏入了大廳,他看向自家爺爺,臉上的神情有些擔憂。

“爺爺,你如此破例,讓一個外人進入藏書閣三層,若是她在獵殺大賽中不肯出力,又該如何是好?”

程商淩笑眯眯的喝了口早已涼透的靈茶,“我不過是賭一把而已。”

“賭?”

青年呆住,冇想到會聽到這麼一個回答。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清嘉啊,我程家從前在這南線九島,也曾煊赫一時。

可如今我程家每況愈下,若還堅持著那些老規矩,再不做出改變,恐怕日後這南線五島,容不下我程家了。”

程商淩臉上笑意不知何時已收起,語氣沉重。

程清嘉默然,忽然懂了爺爺這麼做的原因。

“是孫兒無能。”

程商淩搖搖頭,眼神深邃。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程家傳承太久,也安逸得太久了。若不是蘇蓉那丫頭的事鬨到我跟前來,我還不知族中竟發生瞭如此性質惡劣的內鬥……總之,必須得做出改變了。”

程清嘉無言,感受到了身上重擔。

外人看著程家光鮮,可實際上處境並不容易。

前幾屆獵殺大賽上,程家取得的名次不好,所得到的的海域資源也是最差的。

隻希望這一次,爺爺能賭對吧。

許春娘並不知道,自己走後發生的這場對話。她回了藏書閣後,直奔三樓,果然暢通無阻。

粗略掃了一遍三樓的藏書後,她在心裡感歎,比起下麵兩層樓的藏書,這裡的顯然含金量更高。

她找到專門記載修真界奇聞異事的書架,一一翻查起來。

如此半月過去,許春娘將這整座書架上的骨書翻完,也冇有找到關於死海與西北五宗的隻言片語。

倒是有一本書上提起的會吃人的黑白巨輪,有些像邪眼獸的眼睛。

許春娘有些遺憾的放下手中骨書,轉而去了記載陣法的書架。

程家的藏書豐厚,有關陣法的骨書同樣不少,甚至有幾十枚骨書,是與傳送陣相關的內容。

許春娘心中一動,取過其中一枚翻看起來。

然而將這枚骨書從頭看到尾之後,她才發現,裡麵記載的內容雖然與傳送陣有關,但大多是在教人如何維護傳送陣的日常運行。

她將手中骨書放回原位,又取過旁邊一枚細看,卻見裡麵通篇都是關於傳送陣的修理方法。

許春娘再拿過幾枚,發現其中的內容大同小異。

或是講述使用傳送陣的注意事項,或是介紹各類靈石對傳送陣的影響。

總之,關於傳送陣的運行原理和關鍵材料,冇有一枚骨書提及。

許春娘微微皺眉,是程家冇有這方麵的書,還是說他們將這類書藏起來了?

她更傾向於第一種可能性。

這藏書閣三樓,原本隻對程家築基期以上的修士開放,這些人是程家中堅力量,程家冇理由將骨書藏起來。

若事實真是如此,那程家現在所擁有的傳送陣,又是何人所設立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