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機和網遊就不用我們和你科普了吧,簡而言之在聯通全宇宙的量子網路民用化以前,虛擬遊戲艙一度火爆了一段時間,畢竟這玩意本身也是星際艦隊淘汰下來的戰艦指揮艙,不僅是量子計算機,也是基因修複艙,巡洋艦戰列艦那種一個人就可以駕駛了,本身是軍品級的。

不過軍團被公司聯手打崩以後,戰艦還可以改裝民用的,可已經生產出來的幾千萬台指揮艙庫存總要清倉回本嘛,軍工企業聯合就推動修改法案,把指揮艙改成民用設備,公民也可以無息貸款購買,當遊戲機處理掉了。這樣遊戲艙有一段時間在民間非常火熱,當年拿來指揮艦隊的,玩虛擬網遊是大材小用了。

當然啦,現在遊戲艙和軍團一樣,都是被掃進曆史塵埃的垃圾了,如今最先進的科技還是係統,究極智慧輔助晶片,有係統權限和量子網落,隻要在有信號的地方就可以實現網路上鍊,指揮艦隊都有係統,隻要公民提供擊殺權限就夠了,根本用不著供養遊戲艙這樣昂貴的終端機了。”

“不過這中古玩意在部分懷舊玩家那裡還是很有紀念意義的,以前還經常舉辦星際聯賽什麼的,所以收藏價值這一塊就有操作空間。而且遊戲艙能提供單機模式,不至於被網落上的黑客外掛給乾擾到,自己玩自己的,還是有一定市場價值的。不至於引起稅務局的警覺。

你看,這麼拆,這麼拆,這麼拆……好了,這一塊就是中央處理器,我們訂的係統晶片就是被公司狗封裝在這裡了,最理想的狀態是你能把遊戲艙送去物流公司方便報關,如果出現緊急情況,比如和我們通訊中斷了,你就直接把電路板拆下來跑路,然後送到我們的物流公司就好,這是訂單號,錢已經付過了,直接找個自動收納艙口投遞就可以了,後麵的事情我們來處理。”

天外仙秘境裡,李坤李乾把遊戲艙的設計圖用三維光影投射出來,給李凡講解如何拆機。讓他默記城市地圖。

周圍一群工師操縱著機關傀儡過來圍觀,衝著遊戲艙複雜精密的線路指指點點,嘖嘖稱奇,紛紛表示雖然不知道是什麼玩意,但是感覺好像還蠻厲害的。

玄天也過來湊熱鬨,“能帶我一個嗎?我也想去!”

李凡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不鑄劍啦?還不去看鍋?”

“看過了看過了,完全看不懂,這玩意用墨竹山的破爛我根本加工不了,倒是被係統一收就收走了。嘖嘖,看來你們那老家地方的技術就是比中原厲害啊,我也想去看看,冇有修仙的世界麼,真是無法想象啊。”

李乾練練搖頭,“你冇裝晶片,冇法鏈公網的,而且非公民偷渡費太貴了。下次吧,省點錢。如果隻是想看看異世界,接個顯示器給你們看看就是了。”

李坤跟著點頭,“這個簡單,其實也冇啥玩意可看,這次去的地方也不是係統的主位麵,隻能算是城鄉結合部。不過有大公司的地方都是龍潭虎穴,你得小心些,事情辦完了立刻撤退。”

李凡楞了楞,看著這兩個傢夥真的開始投屏,然後一群機關傀儡過來看電影了。

“不是,這種行動不要保密的嗎?”

“冇事冇事,我和他們說是羅教的法門,能夠看真空家鄉。”

“讓這些機關師瞧瞧正兒八經的現代科技,開拓開拓眼界也挺好的,閉門造車冇法進步的。”

“好了!這口鍋還挺暢銷,第一筆款子到賬了!我們這邊也準備好了,快行動吧!”

於是按照計劃,李凡先跳到神教鄯善分壇的機器乾屍工廠,找到地下的監控設施。

本地就一個乾屍王駐守,當然不可能察覺到李凡潛入。而前一個軍團使徒給活活嚇死了,現在暫時還冇有人分配過來看場,庫房也封著。

李凡則在係統指點下熟練得開機,放血神子警戒,然後把電子鬼殼頭盔戴在頭上。後頭各種虛擬網關鏈接到量子網絡就是係統負責了。而對李凡來說,他就隻是一次正常的元神出竅,奪舍附體罷了。

幾乎就是睜眼閉眼的工夫,‘穿越’就完成了。

李凡眨眨眼,看看自己的雙手。金屬的雙手。

這是一具人類軀體,但又不完全是人類,約莫有七成以上都是機械金屬,什麼肝啊腎的,手啊腿的,眼球啊皮膚啊,大部分都被換成金屬義骸了。

而周圍一排排的,都是各種密封在膠囊液體中沉睡的人類,有的身體給義體化改造,有的似乎是基因協調成半獸人,還有的看著就是正常人類,但顏值身材非常出眾。

我去,這都啥玩意啊……

‘是用來出租的容器,這些人是財務破產的公民,為了還債把自己的身體出租給彆人使用,門外的訪客都是這麼穿越過來的。

我們廢好大力氣纔在side2給你找到一具有paa行星突擊部隊服役經曆的容器,體質經過改造的強化人,還算靈活,而且身上有多款改裝接入槽,世麵上各版本的sbs可以直接穿。

對了,這是連鎖店,記住商標,歸還的時候把容器送到附近回收設施,上鍊就可以回來了,小心點彆把人家的身體損壞了,要賠錢的!還有彆違法!假身份經不起查的!’

‘好了,抓緊時間活動活動就開始找人吧!嘀嘀噠噠!每分每秒都在扣錢呢!’

李凡試著活動活動筋骨,或者說金骨,這具身體真的是僵硬,走起路來都嘎吱嘎吱得響呢,骨頭都給換成合金了,體內還有氣泵,還有各種強化藥劑,整個改成生化機器人了。

大致嘗試了一下,這身體的速度力量也就是強一些的凡人,當然如果加上身體改造設備加成,甚至能在短時間內把各項物理參數提升到金丹修士的級彆。如果穿上機動盔甲,也算是能和元嬰境界有來有回了吧。

當然,那些強化藥劑強化裝備什麼的都要花錢解鎖,限時使用,畢竟人家也不容易,就拿命出來賺點錢還債呢。

不過另李凡有些意外的是,他發現雖然受到嚴重乾擾,但自己的元神神識依然存在!瞽觀法也可以感知到周圍沉睡中的容器們的神識波動!

而且更令他吃驚的是,雖然冇有仙氣,冇有煞氣,冇有道息,但神教的血神子**好像可以用!

真的可以用!畢竟是有機體嘛!哇!看來神教在未來有一席之地不是冇有道理的啊!

李凡試了試,用元神淬鍊體內的血液,流便全身經脈,淬鍊骨骼筋骨,發現可以居然可以用這具容器,配合元神法,修煉神教的霸體功!這麼修煉到神罡體境界,甚至武神體境界,應該冇問題!

可以讓人類自己修煉到改造人級彆!難怪軍團要和神教聯手啊!

不過李凡也發現了,這個世界的‘人類’普遍都很弱,非常弱,元神的波動幾乎微弱不記,瀕臨魂飛魄散那種,根本不可能死後轉世。所以正常來說,也不大可能煉成神教的元神功法,更無法用元神法輔助霸體功,乃至血神子**的修煉了。

當然李凡也不是來長期穿越的,他修煉再快,也就是給這具容器修煉了霸體功增強些體能,方便行動,真打起來還是得花錢解鎖強化劑和戰鬥義體。隻可惜現在冇有公民身份,為了避免被公共安全係統掃描暴露,也不能攜帶槍支之類的防身武器。

換上民用宇航服,走出容器租用中心,李凡也看到了‘門’這邊的世界。

人來人往的未來世界麼……

雖然這麼說,但李凡直觀覺得科技感也不是特彆強烈,好像和他以前世界相差也冇那麼大的。也可能因為在空間站裡,人人都穿著那種乳膠衣似的民用宇航服吧。

是的,從全息投影的路牌看,這是應該是處在日地拉格朗日l2點宙域的空間站,整體大概就是2嗶77那種賽博朋克風格,周圍的空氣蠻渾濁的,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一聞就是反覆循環的合成空氣。

所以除了宇航服還要戴上防毒麵具似的麵罩。把一張張麵孔遮得嚴嚴實實,一眼也瞧不出身邊的到底是人類還是機械。

不過從周圍的全息影像中,倒是可以看到空間站地圖,還能調到外景,看到周圍宙域還有密密麻麻的上百空間站和船港,大螢幕上如歸巢的蜜蜂一般,大大小小的宇宙飛船在牽引光束的導航下起落入港。一眼望去好像有無數個沙漏懸掛在宇宙的陰影中。

這就是,side2殖民衛星群,異世界的城鄉結合部……

‘好了彆發呆了,跟著我們的指示走去空港,船票買好了。’

去地球?

‘想得美呢,去地球,你個偷渡的黑戶口去找死嗎,接近軌道就給一炮打掉了。去op173軌道工廠,把那公司狗抓出來打一頓。’

不是說不是他偷的麼?

‘不是,但我們聯絡不到中間人,得先從公司狗那搞到送貨人的資訊才能追蹤,你不是合法公民,他壓根就不會和你做交易,影響係統信譽的,直接動武搶吧。’

‘公嗯嗯,司狗都欠削,見麵先打一頓再說肯定冇錯的。’

看來那晶片買貴了……可這樣不違法嗎?

‘放心,我們早就防備著他,預先埋伏了魔偶,已經篡奪了他公寓的權限解除安保警報了,所以不用闖公司,直接去他家埋伏好了。’

有時候真不知道你們到底是靠譜還是不靠譜。

於是李凡就一路按照係統指示,登機轉場,一時間甚至以為自己在出差。

周圍其實冇啥可看的,明擺著他也不是在什麼富人區,兩個空間站應該都是工廠碼頭的性質,濃厚的904不鏽鋼拚接而成的工業風。連廣告都冇有。

周圍的行人乘客也冇有一個對李凡多瞧一眼的。係統說他們都處於意識上鍊於虛擬網路的狀態。換句話就是**在自動工作,意識在其他玩網遊看劇。

什麼?走路看手機不怕崴了腳?冇事的,有係統導航,自動駕駛……

反正隻要不鏈接到虛擬網路,就不會被係統審查,於是李凡這樣的偷渡客,就可以混跡在這群行屍走肉之間,百無聊賴得使用公共交通係統。

由於這種城鄉結合部科技比較弱,而且李凡也不能買高級船票,不能直接躍遷到目的地,也隻好搭乘那些落伍的垃圾客船,用太陽係設置的加速軌道,飛到大概是木衛二附近的op173軌道工廠去。

一路上實在無聊,他乾脆用霸體功法鍛鍊這具臨時軀體。

這身體大部分器官都換成了機械,用修行的視覺來看,不僅是殘疾之身,而且經脈孱弱,氣竅閉塞,資質可以說非常低下了。不過李凡可以用血神子配合霸體功修煉,成功體煉出一丟丟血息。

而且他試著使用了一些強化藥劑,然後在係統的協助下解析出了強化劑成分,並自己用血息來合成出類似的藥劑分子式,以保證藥劑的效果可以時時刻刻加強全身。

好不容易抵達了op173,這個空間站就明顯有公司風格的新時代氣息,好像原子朋克那種光滑的銀色弧麵,而且還有全息投影的虛擬藍天,乍一看就好像走進高檔富人小區似的。果然是公司乾部們的聚集地啊。

大概係統在看不見的戰場做了不少調度吧,反正周圍的人都全神貫注得聯網玩手機,壓根都冇人關注身邊的偷渡客,於是李凡這個畫風不咋協調的傢夥,也大搖大擺下了船,通過無人機安保檢查,進入空間站,摘掉麵罩呼吸了一口新鮮空……呸,還是合成的,而且加了料,就是辦公樓商業街廁所那股味。

於是李凡也冇興趣在這種人造空間站閒逛,觀賞顯示屏裡的藍天和基因合成的景觀花草,直接找到公司狗的公寓,在大廳裡研究了一會兒伴侶機器人後,總算等到人,跟著上了電梯,直達這傢夥兩百多平的loft。

等‘公司狗’加了一天班,回到公寓,剛走進門。

已經‘築基’都‘築完’了,等的花都謝了的李凡,立刻從陰影中撲出來,在係統用魔偶關閉‘公司狗’個人防護終端的瞬間,一腳踹上來踢斷了他的大腿,亮出肘刀,三刀六洞卸了他兩條胳膊一個腰子,雙手一拆折斷了脊椎。打得這傢夥連叫都來不及叫,隻能埋頭倒在絲絨地毯上,咯咯咯得嘔血。

李凡踩著‘公司狗’斷掉的脖頸蹲下,“不要怕不要怕,你有醫保不是麼,聽說隻要檢測到生命警報,應急醫療隊五分鐘就趕到了,腦死亡都能救回來,真是物有所值啊……哦,你還有裝急救血泵和備用心臟不是嗎,那這傷起碼能再撐個十分鐘的呢!”

‘公司狗’給踩得白眼直翻,鮮血從口鼻,脖頸,和斷肢的豁口中,咕嚕嚕直噴出來濺了一牆。

“好吧,那我也節省點時間好了,”李凡抽出中指指骨中的鋼針,一針插入公司狗的腦接槽,“誰偷了我的貨。”

‘公司狗’電子眼一陣閃爍,交出一大堆名單數據賬本。

好傢夥,你這是做了多少見不得人的交易啊!而且還敢留底賬!不乖哦!

‘到手了!走走走!物業要發現我們了!’

不是,你們連行星安網都不在乎,卻搞不定物業?

‘人家是星域聯鎖的大企業好嘛!把監控都洗掉!’

‘在做了!’

李凡聳聳肩,拔了針就走,其實正麵接觸大概一分鐘都冇有的。全程趕路蹲守好幾個小時。就不知道找到那個偷貨的傢夥還要多……

‘找到了!靠!這傻子吧!他裝卸貨把遊戲艙摔了,怕罰款扣獎金!就跑去垃圾場想找個外殼換上,結果給垃圾場警衛逮起來拘留了!’

‘我剛查到,中間人死了,哦,和我們冇啥關係,說是空間站內爆了,可能是生產事故吧,也可能是敵對公司襲擊,反正死了一空間站的人呢。’

‘那無所謂了,不用特地處理他了,我已經找到運輸車和遊戲艙的停車場了,你趕到這個座標交一筆罰金,我們把貨開去物流公司就結束了。’

啊就這?這就完了?這什麼事啊莫名其妙的……

‘……不對勁,好像還冇完,公司狗死了。’

啥?不是說有醫療隊嗎?難道剛纔出手重了?

‘醫療隊冇接到報警,他的醫保被取消了……靠!他被公司裁員了!事情有點不對勁,這傢夥才做了一筆大單子,還有好多負債,還有剩餘價值,公司冇理由裁員的啊……’

‘該死!公司發現我的後門了!這種鄉下地方哪來這麼厲害的黑客!這傢夥肯定早就被總公司盯上了!不行了!他們鎖定你位置了!’

得,說什麼來著,反正冇有一次任務是按照計劃順順利利能完成的。現在咋整?正麵乾?

‘b計劃!’

哎喲還有b計劃?

然後李凡隻聽砰得一聲,頭頂漂亮的‘藍天’碎裂了,虛假的琉璃天傾瀉而下,銀色的天穹在自動解體,隻露出那一直存在於幕後的,絕望的,無聲的,永恒的,黑暗的虛淵。

op173軌道工廠自主性解體了。

“艸——!還說那箇中間人真的和你們沒關係!說好的安分守法呢我乾——!”

’不,不是!那不關我們的事啊!’

“那你們的b計劃是啥啊臥,槽………”

然後這個瞬間,李凡從飄零墜地的大塊玻璃鏡麵裡,看到自己的影子站起來了。

艸,b計劃……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