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可不像道友那樣,有威力大的頂級靈器在手,隻能依靠以前所學的微弱陣法之道,找到了禁製裡最薄弱的地方,才慢慢將其破開出來,僅此而已。”沈落對著戚子軒緩緩說道。

當然這些全都他瞎編亂造出來,他可不懂得什麼陣法之道。

總不能同對方說,自己用了三件極品靈器,外加一築基後期傀儡,才破開禁製的吧。

那樣的話,底牌不就交代出去了,所以還是謹慎一點為好。

要知道一般的築基期修士,窮極一生也隻擁有一件極品靈器。

畢竟極品靈器的價格擺在那邊呢,再加上他們是招募來的隊友,冇有半分友情可言。

誰知道他們會在什麼時候,因為寶物或者是什麼東西,同他翻臉沈落是不得不防。

戚子軒見對方說的有理有條,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對其話語相信了五六分。

但更多的卻是意外,他冇想到對方,還略懂一些陣法之道。

“真冇想到江道友,還精通一些陣法之道,有點出乎人意料啊,我可是費了好大勁,才從裡麵出來。”

“嗬嗬,道友說笑了,在下隻是僥倖,碰巧罷了。”

兩人說話之際,旁邊的傳來一聲破空聲,見梁華,梁道友也從禁製裡麵掙脫出來。

“江道友,戚道友你們二位也出來啊,如此甚好!”梁華瞧見沈落和戚子軒待在一起,麵露喜色對著兩人道。

“是啊,梁道友,現在就剩下孔道友還未出來了。”戚子軒回道。

“孔道友與我等一樣,皆是築基後期修士,脫困應該不難,隻是費點時間,不如我等稍作歇息,等待他一下可好?”梁華忽的提議道。

沈落和戚子軒兩人聞言,覺得可行便點頭示意,盤膝坐了下來,等待著中年人孔成和出現。

大約過去了半盞茶功夫,又是一道破空聲響起,卻見一位中年男子滿臉疲憊之色,出現在山峰之上。

“孔道友你終於出來了。”見狀,戚道友起身來到他的麵前,開口說道。

“讓三位道友久等了。”孔成和對著三人拱手一禮道。

“孔道友,你既然來過這裡,為何冇有和我們明說,這裡有禁製的存在!”梁道友忽的向孔成和詢問道。

“實不相瞞不是我不告訴你們,而是我也是頭一次遇到,當初我來的時候,這裡根本就冇有這個禁製。”孔成和很是無辜的樣子道。

對於,他的話語沈落三人,斷然是不會完全相信的。

孔成和也知道自己的話語,不能讓這三人信服,不過他也不在意這些,而是樂嗬嗬的對著三人道:“三位道友,我知道的話語不能讓你們信服,但是那金丹期修士洞府就在眼前了,我想各位道友應該不會選擇,空手而歸白來一趟吧。”

說完,他就默不作聲的看著這三人。

三人聞言,麵麵相覷一時語塞,不知在想什麼。

“孔道友說笑了,在下相通道友是不會哄騙我等,所以那洞府我還是要去的。”戚子軒打破僵局,率先開口道。

梁華見戚子軒這麼快就表態,有點動容起來。

花費那麼長時間纔來到這裡,叫他空手回去,那是不可能的,隨即順著戚子軒的話語:“戚道友言之有理,在下願意同二位道友,繼續前往洞府一探。”

梁道友話罷,把頭轉向沈落詢問道:“江道友,你呢?”

“二位道友都願意前往,在下怎麼可能甘願落後呢,自然是要與三位一同前往,破解洞府禁製!”沈落想都冇想,就說道。

孔成和先前的話語,他是不完全相信的,但來都來了,豈有離去的道理。

大不了小心一點,防備著這人就是了,反正他有高階符籙,兩張小挪移符在手,保命什麼的自然是,冇有什麼問題。

“哈哈哈,既然三位道友都冇有問題,那麼我們這就出發吧!”孔成和笑道。

而後,一馬當先,駕馭著靈器向著那座洞府飛去。

戚子軒和梁華二人,見狀毫無猶豫之色,駕馭著靈器,跟隨著他的步伐飛去。

望著三人駕馭靈器離去,沈落略停滯了一下,從儲物裡拿出一樣東西,扣在手中後才緊隨而去。

四人在山峰之上飛行,冇過一會兒功夫,就落在一個,深不見底的洞穴麵前。

來到這座洞穴的孔成和,冇有任何言語,收起飛行靈器,便大步朝著裡麵走去。

梁華和戚子軒見此,也跟著他朝著裡麵走去。

沈落則是刻意落在三人後方,同他們保持著一丈遠的距離。

進入到山洞,沈落才發現,這山洞之廣,石道之深。

當然除了這個之外,還發現神識受到一些阻礙,竟不能探太遠,僅有十幾丈的距離,如同困住他的禁製那樣。

看樣子這條石道裡,也蘊含著限製神識的禁製。

四人走了足足有一頓飯功夫,纔在一個巨大的洞穴內,停頓了下來。

這洞穴非常的大,比他在靈石礦裡,遇到的洞穴還要大,彷彿是將整個山腹,都掏空了一樣。

“孔道友,這裡就是你說的洞府所在嗎?我看這裡除了山岩石壁外,並無什麼不妥之處,怎麼看也不像是洞府所在啊?”梁華四處打量了一下,周身的洞穴石壁,對著孔成和開口詢問道。

“梁道友不要急,這裡正是那人洞府所在,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這裡有個幻陣,將其洞府大門掩蓋住了。”孔成和淡淡的說道。

“原來如此,不知那幻陣在哪,可否能破去?”

“這是當然,幻陣就在這裡,諸位我們一起出手,把其破去可好?”孔成和用手指了一個方向,朝著三人正色道。

“好!”

聽此言語,三人紛紛答應,不約而同的祭出靈器來。

沈落卻是冇有使用極品靈器龍紋劍,而是用了上品靈器,紫金杵。

“動手!”孔成和大喝道。

然後,就瞧見幾道靈光齊飛出,對著一麵石壁猛然轟去。

“轟隆隆!”

靈光打在石壁上,發出炸裂的聲音,受到攻擊的石壁,居然如水波盪漾起來,一番曲折湧動之下,消散在眾人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