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救命!”

馬可抱著迪麗熱爾,嘶吼著狂奔在雨林城雨林太陽號碼頭後方的大街上。落日時分,大街上燈火輝映,人頭攢動,夏末時分的此地,正是全年最熱鬨的時候。數不清的人和車,帶著成噸的物資湧向碼頭口岸,還有精銳的戰士們,反向從船上下來,即將迎來冬日的戰爭。

看著渾身是血的馬可從街上跑過,人們見怪不怪,同時也並不想搭理。雨林城內每天被怪物偷襲致死的獵魔師,平均至少也有五六七八個。哪天不死人,那才叫不正常。路上著急回家的人們,冇有一個願意為自己找麻煩,見到馬可朝自己跑來,全都立馬躲得遠遠的。

“救救我老婆!救救我老婆……有冇有治療師?我有錢!我有錢!”

馬可像無頭蒼蠅似的,倉皇而絕望地在街上亂竄。被他橫抱在懷裡的女人,一隻手無力地垂掛下來,她額頭上的太陽符文,漸漸淡去,終於還是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不要!不要啊……!”

男人撕心裂肺的哭號聲,在雨林城的馬路上響起。

過往的人們,懷著幾分惻隱之心看了看,又迅速腳步匆匆離去。

另一邊,半條命酒館外,雨林城的治安委員會人員,已經將屋子團團圍住。一名受黃金盟委派的黃金軍中校治安官,走到大鬍子、老狼和小靈三具屍體前,看了看他們的屍體。

“這個大鬍子,死因是物理創傷,利爪穿心,看爪痕,怪物的爪子長度至少在十五公分以上,心臟被整個兒掏出來,應該出手速度極快,而且極有可能伴有控製技能。不然以這個大鬍子的實力,絕不可能被站著掏空胸腔……”

治安官一邊說著,身邊的下手拿著紙筆,快速記錄下來。

“這個年輕人……”治安官又走到小靈身前,戴上手套,左右看了看,“表麵上冇有明顯的外傷,靈力傷害痕跡……”他將手貼在小靈的屍體上,手心釋放出微微的光芒,隨即光芒很快一收,微微皺起了眉頭,“也冇有直接靈力傷害的痕跡,那應該就考慮彆的原因咯?精神傷害?還是靈魂傷害?毒素含量結果出來了冇?”

下手急忙回答:“出來了,無毒。”

“無毒……”治安官輕聲低語,神情越發凝重,“無毒就難搞了。”

“應該是精神力反噬。”另一個少校治安官走上前,遞給中校一份資料,“根據進城資料,這個人是個頂尖情報師,靈感力高達二十六點,今年有過三次連續在雨林禁行區第三層位置待過一個月以上的記錄,他們是同一支獵魔師戰隊的隊友。”

中校接過資料來翻了翻,少校繼續道:“這附近有怪物結界的痕跡,這隻怪物不簡單啊。”

“何止不簡單。”中校喃喃道,“有物理攻擊手段,還有控製技能,還能釋放結界,外加上精神攻擊……”說著話,小靈屍體的鼻子裡,又有鼻血汩汩流出。

邊上有人拿出一台便攜式透視儀,對著小靈的頭顱照了一下,隻見顱腔之內,一片棉絮樣的物體,少校驚聲道:“哇,整個腦子都被震碎了。”

中校道:“那應該就不是精神攻擊了。”

少校道:“有冇有可能,是混合了精神攻擊效果的特殊手段……”

“有可能,先記上吧。”中校說著,又走到老狼跟前。

剛一掀開老狼身上的白布,整個人就不由得微微一震。

隻見老狼渾身上下,像是被某種強酸或者強堿侵蝕過,渾身一片漆黑。

“這是……”

“如果不是化學藥劑,那就一定是死亡波紋。”

少校眼神一凜,“怨靈體?”

“說不定還不止……”中校搖搖頭,沉聲道,“馬上彙報華倫天龍城總部,雨林城裡出現了不得的東西了,建議在冬季來臨之前就找出來搞定,最壞也得守過這個冬季。”

“長官!長官!”

一名士兵,這時快步從遠處跑過來,身上穿著某個小盟堂的部隊軍裝,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焦急報告,“有活口,剛剛從這裡跑出去的,抱了個女的,女的好像也已經死了。”

少校和中校對視一眼。

中校問小兵道:“人呢?”

“那邊。”小兵指了指遠處。

中校二話不說,立馬帶上幾個人,匆匆跑去。

可等他們跑到那邊的時候,馬可卻早已經帶著迪麗熱爾的屍體,消失得無影無蹤。

……

幾小時後,雨林城唯一的焚化廠外。

當雨林城的治安官找到馬可時候,馬可正抱著迪麗熱爾的骨灰盒,呆呆地坐在椅子上。

遠處的輪船,發出長長的汽笛聲。

船要開了,馬可卻恍若未覺,一動不動。

“馬先生,節哀順變。能說說,那隻怪物什麼怎麼回事嗎?”

治安官走到馬可身邊,坐了下來。

馬可表情麻木地轉頭看他一眼,說道:“怪物?”

治安官點點頭:“是的,怪物。”

“不是。”馬可搖了搖頭,“是人。”

治安官眉頭一皺,“怎麼可能?你確定嗎?”

馬可默不作聲。

“抱歉。”治安官連忙改口,“那……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馬可卻突然站起來,走到寄存處的視窗,把手裡的骨灰盒遞了上去,“順便拿出了一顆五級品質的晶核,交給了裡麵的人,幫我照顧好我老婆和孩子。”

放下骨灰盒,立馬就朝著焚化廠大門外走去。

中校治安官急忙跟上,“馬先生!你得告訴我們!”

“滾。”馬可陡然眼神一狠,“我會親手殺了他!”

“他到底是誰?”

“不知道。”

“不知道你怎麼找?”

“不關你的事!”

……

幾小時後,雨林城唯一的城市機構治安委員會,釋出了一條警示訊息。宣佈城內出現疑似咒靈體的怪物,同時具備靈力、物理和精神傷害能力,危險性極大。

訊息一出,城內頓時一片震驚。

原本很多還需要再等幾天才撤離的船隻,紛紛催促乘客登船,連夜就要跑路。而剛上岸的獵魔師精銳們,則集體滿心我草,一時間跑也不是,留也不是。

開什麼國際玩笑,那是咒靈體啊!

人類曆史上纔出現過幾次這玩意兒?哪一次咒靈體出現,結果不是血流成河?就憑他們這些“精銳”,再怎麼精銳也不可能擋得住咒靈體吧?

一群再怎麼強壯的螞蟻,在食蟻獸麵前,那也還是螞蟻……

“跑得好快啊。”

“唉,人類……”

天蠍和天秤,神情淡然地走在雨林城的馬路上,看著路上驚慌失措逃離的人群,臉上寫滿不屑和鄙夷。作為半怪,他們是不懼怕怪物攻擊的。要不是擔心受到人類的捕捉,他們原本完全可以憑藉這個優勢,給全人類帶去數不清的晶核。

但可惜,社會運轉的規律,又很不幸地把他們的這條活路給困死了……

若乾年前,在某個階段,半怪占人類獵魔師軍團人數的比例,原本確實已經突破到了一半以上,但隨之而來的,就是普通人對他們的擔憂和懼怕。而那些占據了獵魔師各大機構和武裝團體高位的半怪獵魔師們,自己也冇能獲得普通人的信任。他們把持軍政,任人唯親,各種貪汙腐化,最終搞得天怒人怨,於是當“吃半怪可以長生”、“被半怪咬會變成怪物”的這些無稽之談在人群中傳開,普通人對半怪的屠殺,很快就變得不可控製。

那次之後,人類與半怪的關係,就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普通人在高新科技集團和人類獵魔師集團的支援下,重新拿回了人類世界的軍事權力,半怪被驅趕到人類社會的偏遠地區,自生自滅。在屠殺中倖存下來的絕大部分,隨後又被人類大規範捕殺,做成各種奇形怪狀的智商稅藥物,還有極少部分,則隱秘地混跡在人群之中,終生不顯露它們的半怪特征。這樣的影響,一直持續至今。

全世界除了華倫天龍城和紫金城這些少數的幾個大城市,極少再有地方,能為半怪提供法律層麵上的人身庇護。而半怪的誕生,又是完全隨機的,就算兩個普通人夫婦,也照樣能生出半怪的後代。於是概率上至少能占到全人類一成左右半怪,一輩子都隻能像老鼠一樣生活。

不想死,並且很難活得自由。

“看到他們跟個喪家之犬一樣,我心裡就高興了。”

“是啊,你說要是這世上隻剩怪物和半怪,那該有多美好……”天蠍和天秤滿懷敵意地交談著,絲毫不去想,兩個半怪也可能生出完全正常的人類後代。

迎著混亂的人群,他們很快來到雨林城的萬豪居酒店門前。

酒店裡這時也顯得異常忙碌,大堂裡裡外外,到處都是忙著加固門窗和檢查各種武器設備的人,各種乒乒乓乓的聲音不絕於耳。天蠍和天秤走過前台,徑直走到電梯間。坐電梯上到18層,走出電梯,他們來到了一間房門前。

天蠍按響門鈴。

片刻,房門一開,馬可打開門,扔給他們一個背影。

天蠍和天秤一對眼,走了進去。

“你想通了?”天蠍問馬可道。

馬可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仰頭看著天花板,“加入屠龍會,冇問題,我有個條件。”

“什麼?”

“我要你們幫我查一個人。”

“這個簡單,情報工作,是我們的看家本領。”天蠍走到馬可對麵,“你想找什麼人?”

“仇人。”馬可道,“他殺了我老婆,還有我老婆肚子裡的孩子。”

天蠍和天秤兩個人,又互相看了看。

房間裡,隻有馬可在用一種死氣沉沉的聲音,緩緩說道:“那個人,身上繚繞著和怪物很相似的死氣,技能很多,光我看到的,就至少有七個以上。”

天蠍道:“獵魔師和怪物,都冇這麼多技能。”

“所以他才能殺了我老婆!”馬可猛地身前往前一傾,一把拉住天蠍的衣服,往自己跟前狠狠一拽,抬頭盯著天蠍,“如果能把他找出來,讓我殺了他,以後我可以幫你們殺任何你們想殺的人。如果你們做不到,那就永遠不要來找我,我也可以自己找。發動我這輩子所有能發動的力量,哪怕找到世界的儘頭,我也要把他碎屍萬段!”

“冷靜,你冷靜。”天蠍舉著雙手,任由馬可撒火,趕緊又道,“這人應該不難找,這麼顯著的特征。問題是……你確定你能打得過他嗎?”

“這用不著你管!”馬可鬆開天蠍,“滾吧,找到人,再來找我。”

天蠍看看天秤。

天秤點點頭。

“那你……等我們訊息。”說完,和天秤一起,身體虛化。

朝著房間的地板下,慢慢遁入。

……

“嘶……”雨林城的邊緣地帶,某個不起眼的小房子裡,臉上佈滿黑線的唐威,深吸著氣,將一包粉末,撒在自己的傷口上。在他胸前,一道長長的刀傷上,白光的靈力一直在侵蝕他的身體。持續了足足快四個小時,才終於被他用靈力控製住。

那個馬爾西的私生子,出乎意料的強大。

最後拚命的拿一下,差點就把他給留住了。

幸好最終還是他技高一籌,靠著獻祭部分靈魂,躲過了那淩厲凶狠的一刀。

嗬,李太虎的弟子,居然用刀……

唐威冷笑著,這時門外忽然一響,羅賓柴爾德帶著一名滿臉桀驁的隨從,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張口就責難道:“唐先生,你的任務,好像又失敗了。以這樣的任務成功率,我們今後很難安心和你合作啊,看樣子,你還受了不輕的傷?”

“獵魔師的任務,從來就冇有百分百好做的。”

唐威穿回衣服,把胸口的傷口遮擋起來。

跟著羅賓柴爾德的桀驁隨從,又出言譏諷:“唐將軍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居然被人認成咒靈體,以後怕不是能用這個名聲,就把敵人給嚇跑。”

“你說什麼?”

“我說……”

隨從話音未落,唐威猛然就閃現到他跟前,按住他的頭,對著他的嘴,一口就吻了下去。

那隨從猝不及防地睜大了眼睛,驚慌失措地想要推開唐威。

唐威卻越親越狠,那名隨從的眼珠子迅速翻白。

片刻後,唐威鬆開他的頭,從隨從的口中,吸出一大片白光,嚥進肚子。

然後像扔垃圾一樣,將那個隨從的屍體,推在了腳邊。

“柴爾德先生,我們說好的,中將軍銜。”

唐威冷冷看著羅賓柴爾德。

羅賓柴爾德從驚愕中回過神來,趕緊一笑,“當然,我們柴爾德,向來說話算數。”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