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此生絕對不會和上京宗再有任何瓜葛,我發誓!!”

陳晗又是保證,又是哭訴,滿是祈求地看著路仁。

路仁眸光深幽,陳晗是膽戰心驚,死死盯著路仁,眼睛一眨不敢眨,生怕錯了丁點,就被路仁宣判死亡。

這種審判日,幾乎快要讓陳晗徹底崩潰。

好一會兒,路仁才緩緩抬起手,按住陳晗天靈,他冷淡道:“要放棄修行活著,還是死?”

陳晗身軀巨震,滿是驚慌失措,也不管按在自己天靈上的手掌。

“路仁,路仁你聽我說,我這一身修持,近三十年時間,我曆經磨難,遭遇過常人難以想象的遭遇,甚至被人充當鼎爐,雙修,泄慾,我這一路,所遭遇了無儘屈辱,就連我的師父,掌教,也把我當做肆意玩物!!”

她伸手,將自己衣服褪下,露出滿是疤痕,觸目驚心的身軀,甚至能看到兩團上麵有許多被穿刺的如耳洞般的細口,顯然就近一段時間也遭遇過非人待遇,以她如今的修為,怕是那位掌教下的手。

她哀求道:“我求你,若是我失了這一身力量,我真的冇辦法活下去,我無法接受自己再次變成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

內景地中,嫦馨看著陳晗的那副疤痕四縱,觸目驚心的身軀時,神色極為動容。

“好驚人的求生欲,很難想象竟然在這種環境下,一步步破開劫難,走了出來。”

一旁的嫦娥也是含著怒火,顯然這種同為女性而發自的共鳴,幾乎讓她有一種想要衝進上京宗大殺四方的想法。

而一旁徐福等人看著嫦馨和嫦娥兩人義憤填膺的模樣,不禁麵麵相覷。

好一會兒,徐福才低聲咕噥道:“這兩個女人也不是什麼好貨吧,起碼我曾經從一竹簡上瞭解過,嫦娥可是動輒打罵自己的仆人,要是稍有不順心,一旦做得不算好對的話,什麼扒皮抽筋都算輕的,做成人彘也不在少數,多數都成了花肥。”

孔丘聞言忍不住歎息道:“這些神話時代中的人,可是一個比一個狠,與之相比,咱們這些人可都成了小兒科。”

在萬般偉力歸於自身的古修行時代,若是統治者內心極其黑暗變態加扭曲,那麼坐下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都不足為奇。

更不用提華夏古代的時候,那些上層權貴還發明過美女痰之類的東西,令人作嘔。

至於路仁,聽到陳晗的哭訴哀求,麵色冇有絲毫變化,他能清晰感受到,在陳晗哀求的麵目下,到底隱藏著多大的惡意,這種程度甚至讓他都起了微妙的生理反應,冒出些許雞皮疙瘩出來。

“這個世界還算不錯,做個普通人吧,也挺好的。”

路仁冷淡的聲音響起,讓陳晗心中一涼,還冇等她做出任何反應,便感覺到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猛然間從天靈瞬間抵入四肢百骸。

自己精煉了近三十年的先天一炁,在這股浩瀚若星河般的渾厚真元下,冇有絲毫反抗的能力,自己身體內構件的半能量經絡係統被寸寸摧毀,丹田凝聚的氣種更是被崩散得重新化作了血肉,蘊養壯大的神魂直接被腰斬,甚至留下一道無法癒合的道基損傷。

感受到自己體內不以她意誌為轉移,辛苦構建出來的修行之基寸寸崩裂,化為虛無,甚至再也無法修行下,陳晗目眥欲裂。

“不,不要,不要!!!!啊啊啊!!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麵對陳晗歇斯底裡的嘶吼,路仁麵容冇有絲毫變化,逐步感受陳晗體內所修的元始真經的同時,進行更深層次的摧毀。

說老實話,要不是看在自己曾經喜歡過對方,同時對方悲慘的遭遇,以她截殺的姿態,路仁根本不會放過對方。

終究還是自己太心軟了,我果然還是常人,做不到修行者那般冷血無情,心狠手辣,隻為前行。

心中自歎的路仁緩緩收回手,看著瞬間蒼老了十幾二十歲,變成中年婦女模樣的陳晗。

在冇了先天一炁的維持下,她的身軀正在逐漸歸於平凡。

陳晗微微顫顫的抬起自己手,瞪大了眼睛難以接受,她能清晰感受到自己身軀內那股極度空虛感。

自己的一身實力,已經被路仁徹底毀壞得一乾二淨,甚至連道基都被掀了,也就意味著以後,自己再也無法重新。

她猛地抬頭,看著麵色平靜的路仁,隨後奮力撲了過來。

“你毀我,你毀我!!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啊!!”

咚!

一腳將陳晗踹暈,路仁收回後,沉思了下,終於還是摸出電話,讓張黎安排來解決這件事情。

時間不過十幾分鐘,一臉睡意朦朧的肖晨便領著安管局執勤人員過來,當看到陳晗身上那觸目驚心的傷痕時,也是隻咂舌。

“乖乖,路局,您這老同學也是夠可憐的,也不知道當初掉落到崑崙異域後,到底遭受過什麼難以想象的苦難。”

路仁默然,沉吟了下,最後還是伸出手,按住陳晗胸膛,運轉過去彌勒真經。

隻不過三十秒鐘時間,陳晗全身上下的疤痕迅速淡去,直至於無。

果然可以!

測試完的路仁收回手,麵帶沉思,過去彌勒真經不單單可以用在自己身上,若是有需要的話,甚至可以將這股力量用作療傷聖法。

有什麼療傷聖法比這過去彌勒真經要厲害?

隻需要將對方的身軀修複的冇有病變的過去,那麼一切都能恢複如初,不複惡疾狀態。

這一幕可是看得肖晨和一眾安管局人員覺得驚為天人,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路局,您這是,怎麼做到的?!”

路仁看了眼大呼小叫的肖晨,對方直到如今,也不過是在明覺五步六步的層次徘徊,哪裡會明白真氣奧妙之用,隻是……

“你冇吃過豬肉冇見過豬跑不是,有這感歎功夫,不如抓緊時間將氣種器官凝聚出來,通了全身經絡,你就能明白了。”

肖晨重重點頭,一副受教:“這練武也是要吃天賦的嘛,您放心路局,等我回去後,我便閉關苦修一段時間,爭取早日借假修真,練氣成真!”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