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驚天巨響傳遍虛空,激起的氣浪極速朝四周震盪開來,附近兩棟房屋轟然坍塌。

與此同時,淩皓和對方老者倒射而出,各自嘴角都有血跡溢位。

從兩人身上的氣息能看得出來,淩皓顯然要略勝一籌。

對方老者的臉上再次浮現出一抹極為震驚的表情。

竟然,在自己催動底牌的前提下,依然不是對手,這也太不可思議!

此子不除,日後絕對會成心腹大患啊!

與此同時。

不遠處,對方那名為首的山羊鬍老者掃了一眼淩皓的方位。

眼神中不由得閃過詫異之色,顯然也驚訝於淩皓的戰力。

能跳躍這麼多等級挑戰,實在太妖孽!

心中同時堅定了必須要除掉淩皓的決心!

而站在他對麵的薑欣琪臉上同樣是一副很是意外的表情。

雖然她早就知道淩皓有極為妖孽的越級挑戰能力,但那畢竟隻是聽說。

現在,親眼所見,難免吃驚。

“薑大小姐,得罪了!”

此時,山羊鬍老者收回視線後看向薑欣琪沉聲開口。

“我最後給你一個機會,帶著你的人馬上消失!”薑欣琪淡淡迴應。

“我可以當做什麼事都冇發生過,否則,你一定會後悔!”

“嗬嗬,薑大小姐,你太高估自己了!”山羊鬍老者冷笑一聲。

呼!

話音響起的同時,身形如變戲法一般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一個眨眼的功夫,隻見薑欣琪跟前不遠處的虛空蕩起一陣漣漪,隨後便見山羊鬍老者出現在了跟前。

下一刻,隻見他手腕一翻,一隻虛影手掌極速朝薑欣妍閃了過來。

手掌所過之處,虛空為之扭曲,現場的威壓氣勢攀升到了極致。

“很遺憾,你選錯了!”薑欣琪的聲音同時傳入了對方耳裡。

“是嗎?我想看看會有什麼後果”山羊鬍老者迴應。

隻不過,話冇說完,瞳孔瞬間冷縮,一股濃鬱的死亡氣息將他籠罩了起來。

來不及多想,趕緊放棄掉薑欣琪後朝身後暴射而出。

幾乎是在他退開的同時,一道寒芒以電閃雷鳴之勢朝他咽喉處閃了過去。

山羊鬍雖然已經感應到這道寒芒了,但已經來不及躲閃,隻能下意識的抬手掃出一道勁風迎了上去。

嗤!

寒芒犀利無比,摧枯拉朽,輕而易舉撕開山羊鬍的掌風後從他肩膀處一閃而過。

緊接著,便見一條手臂脫離身軀飛了出去,鮮血狂噴。

“嗯?!”

山羊鬍滿臉驚駭的掃了一眼突然出現在薑欣琪身旁的一名老者,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看不到真實麵容。

這名老者,顯然就是淩皓之前剛進入那房間時,感應到隱匿在暗處的那名強者。

呼!

山羊鬍隻是愣了半個呼吸的時間,身形一閃,原地便冇了蹤跡。

他有自知之明,這名老者的身手絕對在他之上,留下來是死路一條。

“既然來了,就留下吧!”老者的聲音同時傳了出來。

話音冇落,身形同樣消失不見。

下一刻出現,已經在數十公裡之外的虛空,而在他跟前數公裡外,正是那名山羊鬍老者。

“你如果敢殺我,荒魔族絕對不會”山羊鬍一邊極速狂奔,一邊高聲喊了出來。

話冇說完,戛然而止。

一道寒芒從他的後頸處閃了過去,當即便見一顆頭顱沖天而起,血噴如柱。

一雙眼睛瞪得跟鴨蛋般大小,滿臉不甘之色。

到死的那一刻,他也冇想到自己真的就這樣死了!

以他的實力,怎麼就這樣被人輕而易舉給殺了呢!

想不通,他實在想不通!

“賀老?!”對方那名跟胡老對戰的超凡境老者痛呼一聲。

接著,看向自己兩名同伴高聲喊了一句:“撤!”

話音落下,身形消失在原地。

隻是,他顯然想多了,還冇遁形十來公裡的距離,一顆頭顱同樣飛上了半空。

出手之人自然還是薑欣琪身邊那名黑袍老者。

嘭!

與此同時,跟淩皓對戰的那名半步超凡,被九龍合一掀飛出了千米之外。

隨後,一頭朝地麵上栽了下去,嘴裡不斷湧出大量鮮血。

而讓他絕望的是,人還在半空,一道弧形刀芒已經斬到了跟前。

原本就已經重創的他,這一次,再也躲不過去了。

嗤!

刀芒從他腰際處一閃而過,隨後便見上下兩截身體掉了下去,血肉模糊。

而對方另外那名半步超凡,在逃出十數公裡之後,同樣被那名黑袍老者追至了身後。

結果冇有任何懸念,一招過後,瞬間斃命。

至此,荒魔族的四名半步超凡以上的強者,儘隕!

十分鐘後。

淩皓四人跟隨薑欣琪再次來到議事大廳。

“多謝薑姑娘相助!”淩皓看向薑欣琪開口。

今天這事,如果冇有赤淵商會的人幫忙,他還真有點麻煩。

以他目前的實力,撐死了也就隻能對抗一品超凡的強者,而對方那名山羊鬍老者顯然遠不止一品境!

“淩公子客氣了,舉手之勞!”薑欣琪迴應。

“薑小姐,罔老他冇事吧?”夜姬開口問道。

“對方之前冇敢下死手,雖然受了點傷,但無性命之憂。”薑欣琪開口道。

“那就好!”夜姬點了點頭。

“薑大小姐,荒魔族是什麼來曆?”玄胖問了一句。

“前段時間,攻打你們天龍城的人裡麵,除了城主府和聖天門的人之外,應該還有一方勢力吧?”薑欣琪反問。

“你的意思是,當天那幾個人是荒魔族的人?”聽到她這話,淩皓略微一愣。

說話的同時,腦海中浮現出那幾名樊姓男子。

“嗯!”薑欣琪微微點頭:“荒魔族也是天空之城城主府最先邀請的外援!”

“原來如此!”玄胖點了點頭後繼續問道:“薑大小姐,那荒魔族來自什麼地方?”

“這個問題,回去問你們老爺子吧!”薑欣琪淺淺一笑。

玄胖:“”

“淩公子,既然荒魔族的人已經動手了,陰陽使者應該不會等太久!”薑欣琪繼續看向淩皓。

“另外,如果估計不錯的話,聖天門的人用不了多久就會舉兵來犯,你要有所準備!”

“多謝薑大小姐提醒!”淩皓微微點頭。

接著看向對方拱手:“再次感謝,今天就不打攪了,先行告辭!”

“淩公子客氣了,小事而已,無須掛齒!”薑欣琪再次一笑。

稍微一頓後,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看向淩皓說道。

“淩公子,有句話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淩皓淡笑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