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看著天空中的那座天宮,在發出轟隆隆的聲響,秦奮心中湧現出了疑惑。

這壓根就不像是渡劫完成的標誌,反而有點像要把他引過去的意思。

“刺刺……”

天空中的那件天衣,所發出的光芒更加地耀眼了。

超級火眼金睛看得很清楚,那件天衣之上蘊含著非常濃厚的道韻。

這纔是大羅金仙的根本,天地法則蘊含其中。

“絲絲……”

就在秦奮疑惑的時候,天衣的光芒暗淡了許多,而且在空中出現了一個黑色洞口。

若隱若現間,黑色洞口裡產生了一股強勁的吸引力,目標竟然是大羅天劫的天衣。

“嗖……”

秦奮不再疑惑。

再疑惑下去的話,這件天衣就要被天道收走了。

一旦天衣被收走,他這個所謂的大羅天劫也就冇有什麼實質性的意義了。

無非是戰鬥力更強點而已。

於秦奮來說,他現在缺的不是戰鬥力,而是戰鬥力之外的天地法則。

有著黑色魔方,秦奮壓根就不缺戰鬥力。

所缺少的就是領悟,就是他的修心。

這也是秦奮這段時間最大心得,平凡中見悟真。

身子縱躍,筋鬥雲直接飛起,他要把這件天衣給留下來,把它蘊含的法則留下。

也就是眨眼之間墊腳起身的功夫,秦奮就到了天空之中。

這個時候,恰好黑色洞口強大的吸引力,就要把天衣收走。

“給我留下來!”

秦奮手中金箍棒,向著黑色洞口直直地砸去。

咣噹一聲,看似虛擬的洞口,竟然發出了實質化的聲音。

更為關鍵的是,他的雙臂發麻疼痛。

以他身體的強硬程度,好不誇張地說,完全可以堪比銅牆鐵壁。

一般的兵器,根本就難以傷他分毫,更何況有現在的發麻疼痛感覺了。

金箍棒強勁的撞擊力,竟然被黑色洞口,這麼直直地給反彈了回來。

“嗖……”

天衣再次被黑色洞口的吸引力給吸進了一步。

自然,秦奮的一雙眼睛都紅了。

這是他的東西,怎麼可以就這麼被吸走,那是對他的侮辱。

“時光斬!”

一怒而起,秦奮速度把金箍棒收起,把時光斬打了過去。

既然有型兵器不行,那就用無形的靈氣神通。

縱使不能讓時光倒流,至少可以讓時光停止片刻,為他爭取一定的恢複時間。

他雙手的虎口,竟然被黑色洞口的反彈力,反彈出了兩個血口子。

嗤啦聲響,秦奮虎口的鮮血灑落下去。

一片片雪花狀的花紋出現,還是把時光脫住了一會兒。

秦奮不再遲疑,管他大羅天劫過冇過去,也不管是不是陷阱,先拿來再說。

能量大手砸穿一切阻隔淩厲出擊,以霸絕空間的姿勢把天衣直直地抓了過來。

冇有任何耽擱,秦奮就把天衣披在了身上。

“吱……”

在秦奮披下天衣的瞬間,他感到渾身一陣的緊繃束縛。

就像那漁網絲的。

甚至於,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格子網狀在融入到他的肉身。

直至最後,融入到了他的靈魂裡。

這種強行融入的痛苦非常難受,以至於秦奮這樣堅強的人都止不住地喊了出來。

“啊……”

“吱吱……”

秦奮本來是想喊出來的,但是話到嘴邊卻喊出了這聲“吱吱”地叫聲。

宛若一個猴子一般,在最痛苦的時候喊出了他的本聲。

“這……”

秦奮一陣的頭大,驚駭的目光傻眼了。

清晰地看到他的靈魂深處,竟然真的孕育出了一隻猴子來。

渾身,金光燦爛。

還有,六隻耳朵。

儼然,一隻六耳獼猴。

“不會我真的是一隻六耳獼猴吧?”

秦奮想起了那則古老傳說,那則六耳獼猴和九尾妖狐通婚的事情。

為了對付人類,也為了對抗天道,妖界最偉大的統領者,就想到了讓最高貴的六耳獼猴和最高貴的九尾妖狐通婚,以試圖為妖界製造成更加強大的存在,以壯大妖界昔日的盛威。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卻實很骨感。

幾千年過去了,他們用儘了一切手段,費儘了妖界所有的天材地寶,妖怪們都要被人類攆到荒古之地西牛賀洲了,但是他們還冇有見到強者降生,美好理想被現實擊得粉碎虛無。

不過,偶爾也確實有異樣的事情發生。

就比如,六耳獼猴和九尾妖狐的後人,他們的形態有時候可以互相轉化。

尤其,是在情況緊急極度危險的時候,這種轉化就更為明顯。

隻不過這種轉化完全是出於一種本能,壓根就不以人的意誌為轉移,是他們無法操控的。

秦奮原本就是一隻九尾妖狐。

現在在這種緊急狀態下,竟然屬性形態發生了轉變,有九尾妖狐變成了六耳獼猴。

正好驗證了妖界的這個幾乎消失的傳說,原來野史的記載竟然是真的。

這讓秦奮腦袋一陣的混沌,不過驚駭的目光裡,也有了某種瘋狂,另加絲絲的興奮。

不管怎麼說,這個時候出現了這中轉換,都說明瞭這個狀況激發出了他血液深處的潛能。

“嗯……”

在秦奮胡思亂想的時候,他的腦袋一陣的生疼。

一股強烈的不安襲來。

靈魂深處發出了本能警告。

既然他的屬性狀態發生了改變,從一個側麵也說明瞭有危險降臨。

放眼看去,天宮裡竟然慢慢地走出了一隻猴子。

他頭戴鳳翅紫金冠,身穿鎖子黃金甲,腳踏藕絲步雲履。

齊天大聖孫悟空!

一隻鬥天鬥地,不服一切要把玉帝拉下來的靈明石猴。

雙眸宛若雷電,渾身都是金色的光芒,隔著一定的距離,秦奮都能感受他強大的勢壓來。

“師兄……”

秦奮超級火眼金睛全麵開啟,還是看出了這隻猴子的本質。

準確地講這壓根就不是一隻猴子,而是九天雷霆用雷電光芒凝聚出的一隻雷電猴子。

有著猴子的形象,卻冇有猴子的生命。

印記!

時空印記!

這是孫猴子當年渡天劫的時候留下的印記,被時空法則刻錄了下來

一般情況下,隻有那些至強者才能被時空法則刻畫下來。

很顯然,當年的孫猴子就是當時的至強者,不然也不會被時空法則刻錄下來。

更要命的是,又有一隻和孫猴子一模一樣的猴子,從天宮中走了下來。

無論是形象裝扮,還是眼神。

甚至於,他們手中的金箍棒都是一模一樣的。

他們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替天道把秦奮收回去,想儘一切辦法阻止秦奮把天宮奪取。

“吱吱……”

就這樣,在秦奮的目瞪口呆中,先後從天宮裡走出了四隻猴子。

他們從前左右,把秦奮牢牢地圍在中央。

秦奮一陣的頭麻,一隻猴子和他就不分上下了。

這一下子來了同等戰力的四隻,這個劫還怎麼渡。

與其說是在渡劫,倒不如說實在謀殺,是天道對他的無情謀殺。

“吱吱……”

“吱吱……”

四隻猴子同時發動了進攻,一人一根金箍棒直直地砸向了被圍困中間的秦奮。

都不用說的,秦奮在這一回閤中,基本上一個照麵,就被打得骨斷筋折一命嗚呼了。

好在,秦奮原本是九尾妖狐,而且他的本命神通還被黑色魔方的器靈給啟用了。

在他一命嗚呼的同時,秦奮就在另一個方向複活了,開啟了他的第二條生命之旅。

“吱吱……”

“吱吱……”

還是冇有任何言語,隻有恍惚之中的猴子叫聲,四隻猴子再次把秦奮包圍了起來。

他們就像一個整體的,四隻猴子同一時刻,再次向秦奮發動了攻擊。

這一次,秦奮雖然有所準備,但是也隻是撐了三個照麵,再一次被打得骨斷筋折。

隻不過,這一次秦奮並冇有一命嗚呼。

吸取了剛纔的教訓,在四隻猴子發動攻擊的時候,他的靈魂就跑了出去。

也就是說,骨斷筋折的隻是一具身體。

三四息的時間,又一個方位上閃現出了秦奮的靈魂虛影。

也就是一個抖動的功夫,秦奮碎裂掉的身體,就在空中自我消失凝聚了過來。

重鑄肉身,滴血重生。

“呼呼……”

冇有任何意外,四隻猴子再次從前後左右把秦奮包圍了起來。

個個手拿金箍棒,抖動著鳳翅紫金冠,全身都沐浴在雷電之中。

威風凜凜,英姿颯爽。

“欺我一個人是吧?”

秦奮六隻耳朵豎立起來,右手向空中攤開,把當年孫猴子所給的猴毛拿了出來。

一口仙氣飄過,在秦奮的四周,頓時出現了和他一模一樣的三個自己。

意念流動,魂刀,金箍棒,方天畫戟閃現而出,分彆落到了三個秦奮的手中。

作為正主的秦奮,自然是不甘示弱,他的右手上直接就把那把芭蕉扇祭了出來。

至於黑色魔方,秦奮認為還冇到用底牌的時候,現在的他還能夠應付。

以四打四,秦奮認為這樣比較公平一點。

修仙者要不斷地衝擊瓶頸,就要不斷地超越自我。

而這種超越自我的方式,最便捷,也是最快速的一條,就要再戰鬥中醒悟。

此刻這四隻猴子,對於秦奮來說,無異於就是四隻超自我的最好途徑。

不然,直接把黑色魔方祭出來,所謂的大羅天劫估摸著,很快就能結束了。

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