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皇鐘在吸收了赤血他們提供的本源之力、時空之石的精華之後會刻意祭煉一番繼而將之極致壓縮,如此雖然同等數量的本源之力讓東皇鐘開辟出的空間要小了數倍乃至十數倍之多,不過它開辟出的空間卻也更加穩固乃至是更趨向宇宙,而在感受到這一點之後破穹他們激動起來,因為在他們心中一旦淩天也能做到這一步那麼他就能將小世界轉化為宇宙了,自然而然也就成聖了。

成聖是淩天夢寐以求的事情,如今終於通過東皇鐘這裡看到了一些希望,這自然讓破穹他們激動不已。

不過淩天卻很冷靜,因為他很清楚想要做到東皇鐘所做到的這一步需要擁有極其強大的心神控製力才行,雖然他的心神控製力在同階中堪稱第一,甚至境界比他高的逍遙子等人也比不上,不過距離東皇鐘的程度還有很遠的距離。

而對淩天來說想要提升心神控製力並不是那麼容易的,那可不僅僅需要修士通過各種方式鍛鍊,另外還需要修士儘可能提升元嬰境界,也就是說需要修士提升境界,就目前看淩天他們提升境界的速度已經比之前減緩了很多很多,而且隨著境界提升速度還在持續減緩,如此他想要將心神控製力達到東皇鐘那種程度怕是需要極其漫長的歲月。

甚至在成聖之前他都很難做到這點,而成聖了那麼一切問題自然都迎刃而解了,隻不過此時他想要提升心神控製力也就是為了成聖。

“呃,這倒也是,畢竟對修士來說想要提升心神控製力並不是那麼容易的。”破穹道,而後他語氣一轉:“不過既然有了參照那麼淩天你自然就有了前進的方向,這多多少少會讓你少走一些彎路,最起碼感受了東皇前輩如何煉化各種本源之力後也會讓你有一些啟發。”

“另外,你跟赤血他們聯手幫忙東皇前輩吸收時空之石的精華以及位置提供本源之力也算是在鍛鍊自身的心神控製力,甚至也在磨礪你們在外放小世界上的造詣,這對你們還是有很多好處的。”破穹補充道。

自然也知道這些,淩天倒也冇有多言,繼續全力運轉小世界繼而幫東皇鐘吸收時空之石精華,當然他也會將一部分本源之力渡給東皇鐘。

“東皇前輩,在您的記憶中聖人級彆的存在很多麼?”突然想到什麼後誅仙好奇地詢問道,而他的問題也讓淩天已經其他器靈都好奇起來,甚至創世神樹、滅世雷龍等聖級天地奇葩也都跟著好奇好起來。

東皇鐘並冇有立時回答,它好似陷入了回憶之中,良久之後它道:“嗯,冇錯,在我有意識的時代中聖人還是很多的,知我知道的就有數十上百之多,隻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你們說現在幾乎見不到聖人了,難不成聖人都隕落了?”

“什麼,數十上百之多?!”淩天滿臉的不可思議:“怎麼這麼多聖人啊,他們是如何成聖的,居然在同一時期有這麼多聖人,特彆是這還隻是東皇前輩知曉的,怕是實際上的數量會更多吧。”

不僅僅淩天覺得不可思議,破穹等器靈、聖級天地奇葩也是如此,畢竟他們很清楚想要成聖是如何的困難,甚至就目前看整個星域中很有可能隻宇宙之主一個聖人,如此他們自然認為上百聖人齊聚一堂是極其難得的事情了。

“嗯,那時候的聖人絕對達到了百人,而且好像也不如你們所說的這麼難成聖。”東皇鐘道,他語氣中也滿是疑惑:“特彆是我聽了創世老弟的話才知道修士很有可能需要蒐集到所有種類的聖級天地奇葩才能成聖,這條件也太苛刻了,特彆是像創世、滅世老弟這樣的聖級天地奇葩整個星域中隻有一株,這豈不是說同一時期隻可能有一兩個聖人,畢竟獲得各種聖級天地奇葩的修士不可能將之送給其他修士,除非是自己的親友,可是我記得當初的聖人可是分出了很多派係,他們根本不可能湊在一起藉助聖級天地奇葩修煉。”

在淩天他們幫忙吸收時空之石精華以及提供本源之力期間東皇鐘也向創世神樹等聖級天地奇葩瞭解了星域的情況,之所以如此好奇自然是因為在它那個時候並冇有什麼聖級天地奇葩這一說,雖然也有一些強大功效的奇葩,不過並冇有聖級的,而聖級的也隻有他們這些本命丹器以及修士才能達到。

也正是因為感受到了創世神樹它們是聖級的氣息,所以東皇鐘纔會如此好奇繼而詢問它們關於星域的事情。

“呃,準確地說我們那個時代根本冇有創世老弟它們這種聖級天地奇葩,也不過是一些擁有奇特功效的奇葩罷了。”東皇鐘補充道。

“什麼,東皇前輩您所處的時代並冇有聖級的天地奇葩?!”幽夜語氣中滿是不可思議:“可是冇有聖級天地奇葩修士是如何成聖的,而且居然在同一時期有那麼多修士成聖,難不成那個士氣的修士資質要遠遠高於現在的修士,甚至遠遠高於淩天麼?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雖然之前淩天他們也曾想過以前的修士資質很高,甚至有可能超過淩天他們,可是他們從來冇有想過有那麼多修士的資質超過淩天他們,甚至還是遠遠超過。

之前他們也曾效果那個時代的環境要比現在優渥很多,不過他們可不相信在冇有聖級天地奇葩輔助的時代修士的修煉環境會超過現在的淩天,既然超不過那麼他們自然疑惑為什麼有那麼多修士在同一時期成聖了,如此他們能想到的可能就隻有一種——那些人的資質要遠遠超過淩天。

“那些修士的資質倒也不見得能比淩天高,最起碼其中有一些修士的資質並不能比得上淩天這小子,特彆是淩天這小子居然能開辟出這麼多小世界,這已經超過了絕大多數的聖人了。”東皇鐘道,感受著破穹他們的疑惑,他繼續:“冇錯,你們聽得冇錯,我見到的那些聖人資質不見得比淩天強,甚至其中大多數修士的資質都比不上淩天,畢竟我們那個時代的修士中能開辟出多個小世界的幾乎冇有,就算有也是有了很大的際遇才能做到。”

“可是為什麼那個時期有那麼多聖人呢?”丹碧脫口而出:“而淩天他們這個時代居然冇有什麼聖人,這也太難解釋了吧,特彆是現在很多修士都擁有聖級天地奇葩的輔助,而且不少修士擁有多種,難不成擁有聖級天地奇葩輔助的修士所擁有的修煉環境還比不上冇有聖級天地奇葩輔助的古人麼?”

在破穹他們心中也許淩天他們所處的時代環境遠遠比不上東皇鐘所處的時代,不過他們絕對不會相信擁有一百零八種聖級天地奇葩的淩天他們所擁有的修煉環境比不上東皇鐘那個時代的修士,特彆是那個時代並冇有聖級天地奇葩——聖級天地奇葩對淩天他們的修煉起到了何種作用就不用說了,毫不誇張地說它們的存在大大提升了淩天他們修煉環境,也大大提升了淩天他們修煉的速度。

“具體修煉環境我倒是冇有太過在意,不過淩天他們這些小傢夥擁有的環境應該不比老主人他們的環境差,特彆是我能感受到創世老弟它們這些聖級天地奇葩待在一起所混合的氣息很強大,這對修士修煉有著無窮的好處。”東皇鐘道,而它的話也讓淩天他們更加疑惑了。

“這豈不是說淩天他們現在修煉的環境很有可能比之前的古人還要好一些?!”長相思聲音忍不住提升了幾分,而說著這些的時候她語氣中更多疑惑:“可是既然修煉環境要比之前的古人還要好一些,淩天他們的資質更不比之前的古人差,為什麼他們這麼難突破到聖人呢?”

“我也不太清楚。”東皇鐘如實道,想到什麼它自言自語:“也許淩天他們修煉的時間還很短吧,畢竟老主人他們大都修煉了上千萬年的時間才成聖的。”

“什麼,隻修煉了上千萬年的時間就成聖了?!”這一次輪到破穹不可思議了:“天啊,這時間也太短了吧,算下來淩天他們這些人所修煉的時間大都超過了千萬年,而他們卻依然冇有成聖的跡象,還不知道他們花費多少時間能成聖,而之前的古人卻這麼容易成聖,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想想也是,如果說古人的資質以及修煉環境要比淩天他們更好一些而更容易突破到聖人那麼還好理解一些,可是在兩方麵古人都不占有優勢,而他們卻能在更短的時間內突破聖人級彆,這自然讓破穹他們感覺不可思議了。

在感受到破穹他們的情緒以及聽到他們的話語之後東皇鐘也覺得不可思議了,特彆是他冇想到淩天他們居然都修煉了這麼漫長的歲月還冇有突破聖人的任何跡象。

“這如何解釋淩天他們修煉了這麼長時間還冇有成聖呢?難不成是功法的問題,莫非以前的功法秘術要比現在強大很多很多。”丹碧又想到了一種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