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

平原之上,淒厲的號角聲響徹天空。

兩方都派出了數十精騎,這些騎士在平原上來回奔馳,不斷的向著對麵射箭,計算兩軍之間的距離。

在開戰之前,兩軍一般都是會彼此先站定位置,然後派人往來不斷測算距離,單是這個過程,可能就不下好幾遍。

終於,兩方的騎卒算定了距離之後,開始各自歸陣,而雙方的主力軍則是在騎兵留下的羽箭標誌處,止步而立。

劉琦今天冇有坐車,他騎著的盧,身穿重甲,縱馬來到兩軍陣前,然後仔細地觀望著遠處的敵陣。

他的身後,跟隨著典韋和許褚,兩名巨型壯漢,為他保駕護航。

劉琦在場間來回跑馬,大概跑了三圈之後,他驟然一拉馬韁。

“噅兒噅兒噅兒——嘶...!”

那戰馬猛地抬高了自己的兩隻前蹄,高聲嘶鳴。

兩軍所有將士的目光統統轉向了劉琦。

“曹操何在?可敢出來見朕!”

劉琦在場間高聲喝道。

但兩軍相聚實在太遠,劉琦這樣子喊話,對麵也不過是依稀才能聽見一點聲音。

不過劉軍早有準備,隻見一整排的兵卒從陣中整齊的跑出,一個個都是身寬體胖,極是魁梧。

隻是這麼一看,就知道他們都是嗓門極大的人。

這些壯漢鼓足了嗓門,將劉琦的話向著對麵整整齊齊的喊出,一時之間聲音震動四野,幾可直入天際。

在中軍陣中的曹操看著對麵的劉琦如此囂張,心中頗為惱怒。

此時此刻,當著三軍將士的麵,自己若是不敢出陣,那就說明自己著實是怕了劉琦,委實不是曹操的個性,而且這樣也會降低三軍士兵的氣勢。

曹操一甩馬鞭子,喝道:“讓前陣打開一條通路。”

跟隨在曹操身邊的袁譚道:“叔父,隻恐有詐!”

曹操卻並不是很在意地擺了擺手,道:“不妨事,雙方的距離已經經過曹某手下的斥候謹慎測算過,就算是敵軍的弓弩再強,也萬萬射不到這邊來,劉琦心中也知曉,故而方纔敢在陣前如此呼喝囂張,曹某若是不應,定為世人恥笑!”

說罷,便見曹操不在猶豫,他召了樂進和曹純,隨同他一起來到陣前,仿著劉琦一樣的標準,讓一眾兵卒衝著對麵大聲吼叫。

“劉琦,曹某人在此!”

劉琦冷冷地看著對麵的曹操,高聲道:“朕乃是大漢天子,為萬民所仰,你為何稱呼朕為將軍,殊為無禮!”

曹操哈哈一笑,道:“你這個皇帝,名不正言不順,更兼先帝之死,與你有脫不開的關係,曹某稱呼你一聲將軍,便算是高抬了你。”

劉琦心中暗歎,皇帝明明是因為曹操而死的,如今他反倒是將這盆臟水扣在了自己的腦袋上,這份不要臉的勁頭,確實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曹孟德,大漢諸郡中的三歲小孩皆知,先帝在雒陽之時,你率兵強取雒陽奪駕,導致先帝於亂軍之中殞命!如今反倒汙衊於朕,東漢王劉袛世居東海之濱,卻被你強擄至鄴城,擁為偽帝,分裂天下,至萬民於水火,如今反倒是來汙衊於朕,罪惡彌天,萬民恨不能生啖其肉!”

“朕受命於天,滿朝文武依照祖製擁朕為帝,朕三請三辭,最終無奈之下方登基為帝,豈能受你汙衊?”

“朕今日興兵討賊,一為一統寰宇,拯救蒼生於水火之中,二就是手刃你這惡賊,將你千刀萬剮,以慰先帝的在天之靈!”

曹操被劉琦一陣搶白,心中頗為懊惱。

不是他不想還嘴,實在是他說不過劉琦,當然也不是劉琦比他能說,實在是對方占據了大理,辯的自己無法可說。

首先劉琦說的事確實是事實,天下皆知,其次是荊州軍實在是把控住了天下輿論。

這些年天下的風向政治基本都是荊州軍在操控,這實在不是單靠曹操一張嘴就能辯駁的。

曹操冷冷地看著遠處的劉琦,心中恨他恨的不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中不停地安慰自己。

“這小賊也不過是囂張一時而已,且莫管他,待稍後雙方纏鬥起來,他後院起火,看他還如何囂張,到時候卻不知道是誰手刃了誰!”

想到這,曹操不在搭理劉琦,而是緩緩的退回了陣中。

隨後,便聽曹操的陣營中發出了‘咚咚咚咚!’的震天擂鼓之聲。

漢建康五年十二月十五,劉琦與曹操的正麵對決終於展開!

今日的天氣很陰沉,天上的烏雲遍佈萬裡,一片又一片的壓在人的心底,讓人有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黑雲滾滾,整個原野上,雖然已經是寒冬,但睢陽之地卻冇有下雪,隻是颳著硬風,吹打在人的臉上,異常刺骨,天地間瀰漫著一股蕭瑟肅殺的氣氛,讓人異常清醒。

而此時此刻,曹操的大軍處,卻隻能聽到轟鳴的戰鼓之聲,但卻不見曹軍衝出來。

就像五萬隻正在耐心等待獵物的猛獸,雖然躍躍欲試,卻沉穩以待。

劉琦此刻也返回了自己的陣營,他翻身下馬,邁步來到高車之上,遙望對方的陣營,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在戰車之上的他展目望去,數百步之外那密密麻麻幾乎占據了半個平原空間的曹軍士兵,就像是蓄勢待發的洪水,但就是不肯輕易挪動半步,隻是任憑鼓譟聲響徹天空。

劉琦的左手緊緊握住腰間的長劍,因為用力,他的指尖已經發白。

曹操這場仗,確實打的很穩,讓人驚訝的穩。

看他表麵上似乎是因為曹仁和夏侯淵的死而氣昏了頭,實則並冇有。

擂鼓卻不動兵,這是在給己方積攢怒氣值,同時也是造給己方造成壓抑感,擾亂己方將士們的心理狀態。

不得不說,這是一手妙招,哪怕劉琦在先前做了許多謀劃,已經將勝利的天平大大的傾斜到了他這方。

但無論任何神機妙算隻是能無限增加勝利的概率,最後的勝利還是要靠真刀真槍,血肉之軀去奪取。

眼下的劉琦在緊張,但他不會害怕,因為他身上擔負的是大漢朝千萬生民的命運,他自從繼承皇帝之位那日起,他就已經冇有退路了,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中華子民未來百年或許幾百年的命運,就掌握在這場他傾注了全力的北伐之戰,但這場北伐之戰的關鍵,或許就是今日這一場仗!

他絕不能輸。

1秒記住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