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其他的驗證方法還有什麼?”李振邦心中安定了不少,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幽魂很有可能是不在記載之中的,但李振邦還是選擇詢問一下,以免出現什麼差錯。

畢竟這是去神府冒險,不是去哪個財主家的大院溜達,萬一有點兒什麼差池,那可是真的會要命的。就算有差池,那也要見到李若月,將她救入後天袋以後再說。

不過李振邦心中總覺得好像漏過了什麼似的,可是一時之間又有些想不起來是哪裡漏過了,於是隻能將這種疑惑暫時壓製下來。

“亡靈聖子雖然不是亡靈係的,但是他卻有對亡靈魔法元素的親和力,隻不過在徹底覺醒之前,這股親和力有強有弱。”老鬼繼續說道。

“和亡靈魔法元素的親和力?難道聖子是可以操控亡靈魔法元素的嗎?還有,聖子不是不用像聖女一樣覺醒嗎,你怎麼說還要覺醒?”李振邦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聖子雖然可以不是亡靈屬性的,但是聖子畢竟是死神之子,肯定是要對亡靈魔法元素有感應的,否則死神之子感應不到亡靈魔法元素,這就好像神聖教廷的教皇不會使用光係魔法元素一樣,那不是在開玩笑嗎?”

“至於覺醒,聖子確實不用像聖女一樣浸泡在血池之中覺醒記憶,但是聖子要去死神殿覺醒記憶。如果冇有聖子的記憶,任憑彆人說的如何天花亂墜,也不可能有人相信自己突然就變成另外一個人了,你說對吧?”

“如果冇有聖子的記憶,他怎麼可能承認自己的聖子身份,怎麼可能真心為亡靈族的崛起而戰鬥?畢竟所有人都對亡靈族有誤解,如果冇有什麼訴求,冇有幾個人會願意主動加入亡靈族的。”老鬼解釋道。

“聖子全都是極為優秀的人,不管他是什麼屬性,他在自己的屬性領域絕對都是佼佼者,從這一點來看,你還是有偽裝成聖子的機會的。不過也隻是機會,因為你冇有亡靈召喚獸,這實在是太容易被識破了。”

“就算你去抓一隻亡靈召喚獸,強行與其簽訂契約也不行。據我所知,大陸上出現過的亡靈召喚獸基本都在介紹聖子那本書的圖譜裡。不隻是大陸上的,就連亡靈深淵中的亡靈魔獸也都在圖譜的記載之中。”老鬼搖了搖頭說道。

“亡靈深淵?看樣子你對亡靈深淵也很瞭解啊?”李振邦詫異的看著老鬼。

這個老傢夥口口聲聲說自己一門心思都放在修煉上,結果卻總是能不經意間流露出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訊息,顯然他並冇有像他說的那麼老實。

“呃……略……略有些瞭解,略有些瞭解而已!”老鬼有些尷尬的笑了起來。

“你去過?”李振邦急忙追問道。

亡靈深淵可是給李振邦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在那裡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了,尤其是他最後逃離亡靈深淵時發生的戰鬥,蠻荒領主爆發出來的實力讓他很是忌憚。

如果蠻荒領主從亡靈深淵裡出來,那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他知道的這些人裡麵,強如歐米伽和阿爾法也不可能與之抗衡。真正能與之抗衡的,恐怕也就隻有教皇了,而且還得是光明神附體以後的教皇。

“冇……冇有,我怎麼可能去過那個地方!我也隻是聽說過關於亡靈深淵的一些事情,僅此而已!”老鬼急忙否認道。

“你說亡靈深淵的人為什麼不出來呢?據我所知,亡靈深淵裡的亡靈族和亡靈魔獸可比外麵要強悍的多,他們要是出來,那你們亡靈族的實力豈不是就可以成倍增長了?難道你們現在想要出世,就是因為他們出來與你們合作了?”李振邦看似是好奇,其實就是在套話。

“李振邦,我知道你是想要套我話,其實你完全冇有這個必要,你有什麼疑惑直接詢問我就可以了,我要是知道的話我肯定會告訴你的。”老鬼挑了挑眉毛。

“哪有,我就是有些好奇而已。不過既然你這麼說了,那你就當做我想套話好了,和我說說吧!”雖然被老鬼揭穿了想法,但是李振邦依然臉不紅心不跳,彷彿真的是老鬼多想了似的。

老鬼笑著搖了搖頭,“你啊!是一點兒虧也不想吃,一點兒人情也不想搭!也罷,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訴你好了。”

“你每次都說把知道的告訴我,結果每次都隻告訴我隻言片語,然後讓我更加好奇,你肯定是故意的!”李振邦撇了撇嘴,頗有些不滿的說道。

“故意的對我能有什麼好處?我真的就隻知道這麼多!不過對於亡靈深淵的事情我知道的就稍微多一點了。”老鬼嘿嘿一笑說道。

“哦?那你說說看!”李振邦很是隨意的問道。

不過李振邦心裡麵還是挺緊張的,萬一那個強到離譜的傢夥真的從亡靈深淵裡出來了,那他和他身邊的人可就都有可能處於危險之中了。

“亡靈深淵雖然擁有不少強者,但是他們想要出來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亡靈深淵被一股強大的能量所阻隔,裡麵的亡靈魔法元素纔沒有逸散出來,否則整個大陸早就成為我們亡靈族的天下了!”

“不過我們也不是冇有辦法讓他們出來,但我們在外麵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纔可以。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們應該不會那麼做。”

“一個是因為付出太大了,再一個是因為請神容易送神難。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誰也不想給自己找這麼一個麻煩。”老鬼聳了聳肩膀說道。

“不對吧?我怎麼聽說裡麵的人想要出來雖然有些麻煩,但是應該也冇有你說的那麼困難吧?”李振邦想起了亡靈深淵可是擁有可以出入的傳送陣的,隻不過出入時需要出示專有的令牌而已。

老鬼愣了一下,微微皺眉看向了李振邦,“你怎麼會知道亡靈深淵的事情?”

“我猜的。”李振邦挑了挑眉毛,他肯定是不會告訴老鬼他不但去過亡靈深淵,而且還在亡靈深淵裡大鬨過一場,差一點兒就出不來了。

“猜的?”老鬼狐疑的看著李振邦,他纔不相信李振邦說什麼猜的,可李振邦這麼說,他也不能逼著李振邦說,誰讓現在是他在屋簷下呢!

“猜的!你也不想想,如果裡麵的人想出來真的很難的話,那你們又是如何得知裡麵的情況的?顯然裡麵的人肯定是可以出來的,你們之間肯定是互通過有無的!”李振邦解釋道。

“你說的確實有些道理。我雖然冇有接觸過亡靈深淵的人,但是我聽人說過,冇有外力的幫助,生活在亡靈深淵之中實力強大的人想要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能出來的也隻能是一些實力較弱的人。”

“他們那些人出來以後並不能在外麵長待,他們很快就要回去,否則他們自身就會出現問題,他們根本就無法適應外麵的環境。”老鬼解釋道。

“還說你不是說話說一半,如果我不詐你一下,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準備說這件事情?”李振邦不滿的瞪著老鬼。

“看你這話說的,你的實力在這裡擺著呢!那些能從亡靈深淵裡出來的人實力都太弱了,幾乎全都不是你的對手,這樣的訊息告訴你也冇有什麼意思。”老鬼很是從容坦然的說道,至於他說的是真是假那就無從得知了。

李振邦點了點頭,勉強認同了老鬼的說法,其實他也知道,就算是他不認同也冇有辦法,總不能真的把老鬼給宰了吧?

他在亡靈深淵使用諂奴符收服了馬可家族的當家人馬克格林,可馬克家族在亡靈深淵也不過就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家族而已,能給李振邦提供的訊息實在是有限。

雖然老鬼的話不能全信,但是至少剛纔的話讓李振邦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如果老鬼說的話是真的,那亡靈深淵的蠻荒領主應該是不太可能出的來。

想想也是,如果蠻荒領主可以隨意出入亡靈深淵的話,當時的李振邦絕對不可能逃脫的掉。

不過如此看來,還真不能把外麵的亡靈族逼的太急,否則他們真的不管不顧,把那個蠻荒領主給搞過來,那可就真的麻煩了。他和蠻荒領主可是接觸過的,甚至還交過手,當然,如果那種拚命逃跑也能算是交手的話。

“他們出來不容易,那你們進去以後再想要出來容易嗎?”李振邦詢問道。

“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畢竟我冇有進去過。不過我猜測應該也不會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畢竟大家都是亡靈族的人,身上都散發著亡靈族的氣息,按理說應該也不會很輕鬆纔對。”老鬼謹慎的分析道。

“你能不能不要我問一句你才答一句,像擠牙膏似的?痛痛快快把你知道的關於亡靈深淵的事情都給我說出來。”李振邦不耐煩的說道。

老鬼指了指地上的一件用來恢複精神力的寶物,一臉期待的看著李振邦。

“行,這件東西你可以拿走了,但你說的必須有價值,否則我還會收回來!”李振邦惡狠狠的說道。

“放心,我接下來給你爆個大料!”老鬼神秘兮兮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