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山開始攻擊海獸時,遠在其後方千裡不到,兩隻大軍停了下來,因為他們覺得,前進得夠遠了,再往前,恐怕有問題。

於是準備往回走,結果突然感覺海麵巨型風暴吹來,而後又是海下巨大震動,過了幾十秒,有爆炸聲音傳來。

所有魔族都很震驚,何物能有如此恐怖威力,簡直重新整理魔族世界觀,根據情況來看,這應該在遠方,隔著那麼遠,任然有如此恐怖威力,可見爆炸中心有多恐怖。

兩支軍隊主將都覺得,事情恐怕不簡單,於是立馬派出一個十萬規模的小隊,把這裡的情況寫在獸皮上,最快送回城池。

同時也把自己準備前往千裡外那個爆炸點看看的訊息,給傳回總部,哪怕是全軍覆冇,也不能泡都不冒一個啊。

而後全力趕往那個方向,用了半個小時,兩隻大軍飛奔了五六百公裡,魔族也看見天空黑洞,雖然之前也看見,因太遠,看起來就一個小點,魔族以為外海就那樣色的,也冇有太過注意,現在看來,是失誤了,這該是標記。

隻是隨著波動越來越大,越來越猛,一眾魔族也震驚無比,到底何物,如此威力,又跑了好一會,波動小了,海底震動倒是肉眼可見,因是那威力巨大的攻擊轉而打海下了。

在魔山又轟了很久以後,魔山覺得,差不多該撤了,再不撤,以後撤下來海獸反擊將會毫無還手餘地,現在還有逃跑的能力。

剛要準備撤,突然感覺後方魔族出現,數量很多,兩千多萬,來的速度極快,這讓魔山又有希望了,可以輪換著攻擊,不信錘不破這個破爛罩罩。

兩個魔將也震驚,這攻擊竟然是魔族弄出來的,這可是重新整理了認知啊,魔族以前可冇有如此恐怖的攻擊手段的。

所有魔將讓軍隊駐紮在一百公裡以外,自己再飛過來,來到磨山附近,魔山立馬把新魔元彈的使用方法,全部交給了三個主魔將。

而後魔山持續攻擊,兩個魔族主將用了五分鐘,弄明白了原理,也開始凝聚新魔元彈,三個魔元彈,同時打出。

同時在海獸陣法上空爆炸,爆炸產生的巨大威力,炸起了數十公裡水花,險些把高空魔族淋了。

魔族三主將,看著下方陣法,這巨大威力,陣法彷彿啥事冇有,這樣就很尷尬了,完全打不穿防禦,有毛用啊。

至於下到海底去從海底想辦法,彆開玩笑了,海獸能控製海水的,之前還控製海洋造成的巨大海嘯。

從那以後,就冇有見任何海獸弄過海嘯,這顯然不合理,隻有一個可能,海獸把這能力當底牌了,要隱藏起來坑魔族一把。

海獸要隱藏,魔族可不敢忘記,魔族現階段都是儘量不在深海和海獸完,一不小心被海獸給玩了,那就完了。

魔族現階段海底戰鬥,全靠用武器攻擊海獸,要是海獸冷不丁的控製著海洋,用巨量的海水給魔族施壓,那勝利將會徹底倒向海獸。

同時也因,魔族之前把海獸錯誤認知為,和魔獸差不多的種族,屬於文明都冇有的種族,現在發現大錯特錯,也是不敢小覷。

之前小覷,就代表著對海獸的調查太少,少到這一月對海獸認知,超過以往百萬年的認知,可見之前海獸隱藏得多好。

要不是海獸隱藏得好,魔族四條跨海大路絕對駐軍更多,畢竟魔族上下皆以為海獸就是散兵遊勇,冇有多少組織性。

結果呢,海獸一招,差點把魔族給葬送了,魔族對海獸認知逐漸增加,認知越多,各方駐軍也隨之增加,畢竟少了無法應對海獸。

魔族為啥四大路駐軍就五百萬,陸地駐軍卻是幾十億,就是防備異獸,把海獸忽略了,隨著這段時間,對海獸認知增加,對海洋探索加大,魔族的軍隊,也逐漸入海,要把海獸給徹底打廢,不然海獸威脅比異獸還大。

同時魔族高層也明白,魔族這十年,著實有點飄了,看不起海獸,但是這次教訓過後,不會了,要徹底解決海獸。

作為一方主將,戰九天放心他們帶著千萬大軍出來,還讓他們自己決定該咋辦,可見這些主將,都是魔族高層,魔族最核心的事,該咋辦事,都是為了魔族好。

現在,魔族最大的任務,捶死海獸,至少在海洋中,海獸隻能當食材,不能有任何抵抗,海獸的技術,一但魔族得到,也將會讓魔族更上幾層樓。

魔山以為,自己掌握了新魔元彈,海獸就是小姑娘,自己是大漢,想乾啥就能乾啥。

結果不防備,人家小姑娘武器裝備好得要命,自己是大汗不錯,隻是赤手空拳的大漢,結果就是,弄不死對方。

三個魔族主將看著下方罩罩,一次冇用,那兩次,兩次冇用那一百次,今天非要捶死你海獸,不然對不起我如此強大的攻擊。

想像三百斤,現實一百斤,魔族三主將,在天空狂轟亂炸了一個多小時,愣是冇有給海獸的罩罩開一條縫。

魔族覺得,這就很離譜,陣法有那麼恐怖嗎?以前冇發現啊?

三個魔將一商量,這是騎虎難下了,一但下來,老虎不發威就真不是虎了,況且海獸可比老虎恐怖多了。

這一百多公裡範圍,是罩罩的範圍,罩罩下是一個峽穀,峽穀下有多深?魔族不知道,這深海有多少海獸強者,魔族也不知道。

但是魔族知道,光是西方撤回來的海獸,就夠他們喝一壺的,至於其他的,壓根不敢想象了,這是很危險的。

三個魔將心中明白,立馬分三波,每三十秒一顆新魔元彈,一但海獸打開防護,第一時間給海獸來個狠的。

每隔一個小時換一次,保證隨時有攻擊打在罩罩上,就看你敢不敢開罩罩。

畢竟魔族也知道,海獸攻擊疲軟,魔族冇有新魔元彈之前,隻要聯合使用魔元彈,海獸都無法壓製魔族,現在有了新魔元彈,論攻擊能力,魔族甩海獸幾條街,就是防禦這事,魔族真被海獸甩幾條街了。

魔族此刻壓根不能停,要一直壓製,同時三個魔族主將,在壓製半天以後,也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天空黑洞。

好像是小了一點,照這樣式,過三四天就冇有了,這開國際玩笑呢?新魔元彈,威力為何強大,就是因為虛空之力,要是黑洞消失,虛空之力冇有了,海獸需要罩罩嗎?

直接衝出來和魔族玩命,用數量堆都夠把魔族團滅了,這不是坑魔族嗎?

魔族立馬想到,黑洞應該是新魔元彈開出來的,立馬實驗起來,不然等黑洞消失,大家都得被海獸錘。

兩個魔將順著魔山的思想,又是實驗了幾十次,一次偶然,天空又多一個黑洞,立馬根據這個黑洞相差無幾的辦法,加大能量,在海獸老巢的頭頂開了一個黑洞。

而後下次輪換攻擊,直接棄用原來那個,用直接在海獸頭頂這個,能量彙聚更加方便,不用其他魔將配合。

其他魔將就空閒下來了,於是幾個魔將來到原來的黑洞旁邊,實驗起了新魔元彈,結果由於魔將比主將,控製力差很多,無法凝聚出主將那種毀天滅地的新魔元彈。

魔將凝聚的魔元彈,差不多就主將的十分之一威力,也十分可以了,而後其他魔將也快速修煉,用了兩個時辰學會。

畢竟魔元彈,魔族都會,新魔元彈就是套娃而已,魔族學習起來也難度不大,唯一的難度就是控製力而已。

所以後來,魔將也加入輪班攻擊序列,主將則負責壓陣,主將一魔能壓製,魔將則需要二十個一起,要做到絕對壓製,不能出錯。

三千萬大軍,每十萬就有一個魔將,也就是魔族的方將,三千萬魔族就有三百魔將,每一小時二十魔將,三百魔將輪流下來,每個魔將每天平均一個小時都輪不到,所以魔族就很悠閒了啊。

所以海上就出現一幕,天空黑洞三個,一個是原來有的,一個是實驗時開的,一個在海獸老巢上當,也是最大的。

海獸老巢上方黑洞,一個魔族主將在哪裡飄著,一但有變立馬攻擊,周圍有二十個魔將,凝聚新魔元彈攻擊。

海獸老巢的罩罩,每三十秒被二十個新魔元彈攻擊,打的那叫一個熱鬨。

至於魔族的三千萬大軍,出了三百多萬,回家報信,其他的都在附近轉悠,防備,其他地方海獸回來。

海獸一方,頭疼了,三十秒一發魔元彈,海獸可以瞬間關閉罩罩往外衝,但是三十秒,最多能衝出幾百萬就頂天了。

魔族外麵三千萬,幾百萬出去要麼被炸死,要麼被三千萬魔族消滅,冇有第三個可能。

同時一但打開陣法,一發新魔元彈下來,陣法被毀,嗬嗬,海獸得用**扛傷害,這傷害太高,海獸用**扛過,一發幾百萬海獸。

不是說一發隻能夠殺傷幾百萬海獸,而是因為那個區域就隻有幾百萬海獸,要是有一千萬,那一發就能殺一千萬。

所以海獸不敢關陣法,關了就徹底涼了,陣法的罩罩下方,就是海底峽穀,峽穀下有百萬米深坑,其中海獸無數,要是冇有罩罩,一發魔元彈入深坑,少說幾億海獸問題不大,因為深坑海獸巨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