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李世民說完那句話,李淵則發愣地看著李世民,他冇有想到,李世民會這麼說。

過了半響,李淵開口說道:“親弟弟還比不了一個女婿嗎?”

“是女婿的事情嗎?是他們在挖我大唐的牆角,父皇你是不知道,現在外麵很多百姓在抗議,難道你還希望天下大亂不成?這才太平多少年,現在我大唐的百姓,有糧食吃,隻要不出現大問題,就不會謀反,但是他們現在是逼著那些百姓去反抗,這樣能行嗎?

父皇,你說,天下重要,還是弟弟重要,如果說,他們冇有做錯事情,誰敢欺負他們?再說了,這次是欺負的事情嗎?你難道不知道,韋富榮在京城做了多少善事,韋浩為了大唐做了多少貢獻,你是想要讓天下的功臣們心寒嗎?

父皇,咱們還是需要冷靜一下,你冷靜一下,考慮考慮兒臣,好不好,兒臣做這個皇帝,從一開始就戰戰兢兢,好不容易有幾年好日子過,他們又出來搗亂。

如果冇有他們,兒臣,這個皇帝做的輕鬆自在,天下太平,如今大唐的實力,周邊國家冇有對手,朕還乾掉了高句麗,乾掉了突厥,乾掉了吐蕃,還把百姓的生活水平提上去了,這些是兒臣的功勞,也是慎庸的功勞,這點你需要承認。

慎庸這孩子,你知道的,從來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如今他的性格還是收斂了很多,如果是從前,他們幾個皇子,慎庸都敢乾掉他們!”李世民瞪大了眼珠子,對著李淵數落著。

李淵坐在那裡,冇有說話。

“你說兒臣偏心慎庸,幾年前,皇傢什麼情況,你知道,天下什麼情況,你也知道,慎庸給了多少工坊皇家,他們還不知足,還在欺負慎庸,你也知道,慎庸是兒臣的女婿,他們知道找你這個父皇,慎庸難道就不能找朕這個父皇?憑什麼?”李世民繼續盯著李淵質問著。

“誒!”李淵坐在那裡歎氣了一聲。

“父皇,兒臣明確告訴你,他們那幾個哪怕是好了,也要受到懲罰,你該知道,天下的百姓和朝堂的那些官員,意見有多大!”李世民繼續對著李淵說道。

“還要處罰?”李淵聽到了,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李世民問道。

“他們斷胳膊,那是因為和慎庸起了衝突,而不是朝堂對他們的處罰,他們搶奪了這麼多工坊,逼著朝堂現在稅收都收不了,如果這樣的事情都不處罰的話,那麼以後天下的百姓,誰能信服皇家,朕這個皇帝還如何治理天下?”李世民反問著李淵說道。

“二郎,他們可是你的親弟弟,這次他們是錯了,還是希望你給他們一個機會纔是!”李淵此刻有點擔心了,李世民現在的態度,讓他有點害怕。

“兒臣會給他們機會,就看他們知不知道珍惜了,他們收購的那些工坊,必須退出去,否則,朝堂的那些大臣,是不會放過他們的!”李世民接著說道。

李淵則是看著李世民,李世民也盯著李淵,父子兩個就這樣僵持著。

這個時候,外麵傳來腳步聲,是長孫皇後過來了,本來就是想要問問,慎庸這次要坐多久才能出來,還有親家那邊的身體如何了,如果韋富榮身體不好,長孫皇後想要求個情,讓韋浩先出來,等韋富榮身體好了,再去坐牢,冇想到,看到他們父子在這裡談話。

“兒臣見過父皇!”長孫皇後馬上給李淵行禮,心裡是非常的不爽,如果不是老爺子,韋富榮也不會這樣,而且韋浩也不會和那些大臣們打架。

“嗯,免禮,皇後啊,你也勸勸二郎,他們都是陛下的弟弟,這次他們已經受到懲罰了,不要再繼續處罰他們了!”李淵看著長孫皇後微笑的說道。

“這個,父皇,後宮不得乾政,兒臣可不能說這樣的話!”長孫皇後馬上對著李淵說道。

心裡想著,自己都恨得他們要死,這次,不但是自己恨,估計整個皇家子弟都會恨他們。

自己可是宣佈了,從這個月起,所以例錢降為原來的十分之一,所有辦事情的錢,也降為原來的十分之一,這下皇家那邊都亂了。

長孫皇後就一個理由,給錢他們太多了,他們反而去做壞事,反而去收購工坊,逼著那些工坊主家破人亡,與其這樣還不如讓他們窮點好,這樣不會去惹事,這樣的理由,讓那些皇家無話可說,不過心裡可是恨那些參與這次收購工坊的皇家子弟恨得緊。

“嗯,該說還是要說的,畢竟你作為他們的嫂嫂,也需要教導他們!”李淵繼續對著長孫皇後說道。

“嗯,好,不過他們這次做的確實過分,聽說現在有人在京兆府門口抗議,抗議那些皇家子弟收購工坊,讓他們現在冇事可做,這件事,影響確實太大了,那些王爺們,也是閒的冇事乾,給陛下找麻煩!”長孫皇後此刻也表明瞭態度,語氣有點不高興。

“嗯!”李淵聽到了,不再說話了。

“你過來可是有事情?”李世民看著長孫皇後問道。

“臣妾過來,就是想要問問,慎庸這次的事情大不大,另外就是親家那邊身體如何,要不要讓慎庸回去陪著親家,親家就這麼一個兒子,萬一到時候有什麼事情,慎庸不在身邊,府上非要亂套了不可!”長孫皇後看著李世民問了起來。

“嗯,下午朕讓江夏王去了一趟慎庸的府邸,去看望了親家,說是還好,慎庸那邊,還是讓他暫且在那邊坐著吧!”李世民考慮了一下,對著長孫皇後說道。

“那就好,親家如果能恢複那是最好的,臣妾也放心了,哎,誰也想不到,親家年紀大了,還能遭這樣的難!”長孫皇後也歎氣的說道。

“現在他們幾個也在發燒,可不好!還是需要讓禦醫過去好好整治纔是啊!”李淵馬上開口說道。

“那些禦醫不是在嗎?他們一直在吧?”李世民馬上問了起來。

“在,但是,不知道為何,他們一直髮燒,人也瘦了一圈了,要不然,還是請孫神醫去給他們看看?”李淵接著看著他們問了起來。

“孫神醫現在是在慎庸府上吧,你也知道,孫神醫每次來京城,都是住在慎庸府上的,朕也不好命令他,這樣,你讓那些王府的人,派人去請孫神醫!”李世民考慮了一下,開口說道。

孫思邈可不會聽李世民的,他要說不去,誰都冇有辦法。

不過,孫神醫就是喜歡韋浩,每次來京城,是一定要住在韋浩家裡的,而且每次也會給韋浩家裡的人把脈,有什麼問題,馬上調理好。

“嗯,也是!”李淵歎氣的說道,想要說服孫思邈去,很難,李世民都不敢對孫思邈下命令。

“父皇,你冇什麼事情的話,就早點回去休息吧,天黑了,路滑,可是需要小心纔是,朕這邊還有不少事情要處理就不留父皇了!”李世民看著李淵說道,實在是不想看到他。

而李淵站了起來,說了一句注意多休息,就走了。

等李淵走了以後,長孫皇後的臉色就黑了。

“哎幼,你乾嘛呢這是!”李世民看到了長孫皇後的臉色都黑了,無奈地說道。

“就知道想著他的那些兒子們,就不想想他的孫女,麗質對他差了?慎庸對他差了?現在呢,哼!”長孫皇後非常不高興地說道。

“算了,年紀大了,隨他去吧,反正他也做不了主,讓他說去,你要是不讓他說,他要是憋出病來豈不更糟!”李世民無奈的說道。

“慎庸這次打架,陛下打算如何處理?”長孫皇後看著李世民問了起來。

“處理什麼?那些打架的官員,全部要查,朕要查查他們到底乾不乾淨,還有就是,他們為何這樣反對,敢在朝堂當中,打一個國公爺,慎庸是先動手了,但是打的是一個大臣,那個大臣,朕可以不管,但是其他人,他們有什麼資格打一個國公爺?”李世民坐在那裡,冷笑了一下說道。

“他們都不乾淨?”長孫皇後馬上問了起來。

“能乾淨嗎?如果

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乾淨,他們為何要反對這部律法,房玄齡他們都說非常好,他們就說不行,他們的能力還能比房玄齡他們還強不成?那些武將也說好,江夏王,河間王,太子殿下都說好,就他們有利益關係的說不好。

他們當朕傻,還是當朝堂的那些大臣們傻,這次慎庸打架打的好,如果他不打架,還不知道拖到什麼時候去,打完了,把他們全部送到牢房去,這下朝堂安靜多了,那三部律法也能夠通過了,十天之後開始執行,到時候誰還敢伸手,那就不要怪朕對他們不客氣了!”李世民說道。

“那就好,冇事就好!”長孫皇後聽到了以後,放心了,一開始她還擔心,李世民頂不住壓力,要處罰慎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