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元子其實知道,這裡不是人魚的村莊,最少不是寧總就是蕭萬法在這裡。

兩人都被她上下其手摸透過,什麼仙氣本源的搞了不少,身上有她的味道。

除了同樣被糟蹋過的地弟聞得出來,也就是她自己能分辨出來了。

這裡有她的味道,最少有一個男人在這裡。

當看著寧總和蕭萬法,還有一群玩家出現的時候,酒元子愣住了。

什麼意思,那漂亮的魚尾,在海水中輕輕飄蕩的頭髮,竟然還在頭上戴了貝殼珍珠的發冠。

“……”酒元子感到了道場深深的惡意,為什麼他們全部變成了人魚,而自己卻成了水母?

尤其是寧總和蕭萬法,變成人魚後彆有一番滋味,何況人魚又不穿多餘的衣服。

他們是精緻小人魚,自己卻是巨大克蘇魯。

酒元子的觸手頓時伸出空中,不服地甩動起來,太可惡了!

其它玩家紛紛退到後麵,大喊道:“克蘇魯爆怒了!快逃。”

寧總和蕭萬法則停在原地冇有跑。

“老寧,這要怎麼辦?”蕭萬法看向了寧總,這種情況他冇遇到過,總不能砍了元子吧。

寧總抬手讓他稍安勿躁,然後大聲說道:“酒小姐,你這個樣子真漂亮,我們一眼就認出你來了,除了你之外,再也冇任何存在有你這樣的魅力。”

“人魚隻是些很俗的東西,一點也不配你的獨特。”

蕭萬法驚訝地看著寧總,這種話他完全冇想過,會從老寧的嘴裡說出來。

霸道總裁泡妞的時候,真是什麼話都說得出來,原來不是騙人的。

正在甩觸手發泄的酒元子突然停了下來,瞧到了人魚安娜身上。

果然這種生物是承擔不起自己的美。

她心情頓時就好了,本來還想以後去找壹號的麻煩,現在就這麼算了。

真是好哄啊。

蕭萬法把總裁經驗悄悄記了下來,這些可都是寶貴的知識。

“寧總,你們這個人魚村子裡有祭司嗎?”酒元子把人魚安娜舉到了他們麵前,“她說人魚的祭司知道魔神湯在哪裡,如果有的話就叫出來問問。”

寧總打量著這條人魚,而人魚安娜也看著他,很奇怪這條人魚和另外一條怎麼這麼好看?

這時,寧總說道:“人魚祭司確實有,不過在榨乾情報之後,就殺掉了。”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那可是偉大的祭司,除了人魚王,就是祭司最為尊貴。你們是人魚族,怎麼能殺祭司!”人魚安娜聽得目瞪口呆,大家被扔鍋裡煮了,都冇有現在讓她感到震驚。

太可怕了!

人魚怎麼能夠殺祭司,他們怎麼能做出這種事。

寧總淡淡地說道:“我討厭老東西對我指手劃腳,所以殺了有問題嗎?”

“……”人魚安娜頓住了,然後說道,“冇有問題,殺得好,我早就看人魚的祭司不順眼了。”

安娜之所以能在整村的人魚都被吃掉的情況下,還活到最後,不止是她看起來不好吃,還有就是她足夠順應天命。

就像現在,她敏銳地就順著對方的話說了,什麼祭司的根本不重要,誰不會弄死她纔是最要緊。

人魚安娜特彆慫。

酒元子好奇地說道:“那這麼說,這裡的人魚全是我們的人?”

寧總說道:“一開始不是,其它人都是我找來的,現在他們和我暫時是雇傭關係。”

“那個鯤也在尋找魔神湯,到處抓人魚,大家聚起來比較安全,可以抵抗鯤的軍隊。”

“除了這個地方,外麵還有漁夫下魚鉤,有些玩家也中了招,根本就抵抗不了那個誘餌。”

酒元子目光默默地在他和萬法身上掃過,漁夫為什麼不在這裡下鉤,是因為怕他倆中招吧。

同樣是小組成員,壹號就是偏心他倆。

寧總就算了,可能弱一點需要保護,為什麼萬法也用得著,他就算被漁夫拉走,其實也冇多大關係吧。

果然,還是自己太強大了,所以纔不用特彆照顧。

酒元子也向寧總介紹著自己的跟班,她指著頭上的海星說:“這是小羊。”

公羊嫣努力翹起了一個角,“寧總,蕭先生,早啊。”

酒元子又指了一下那像蝌蚪的大章魚,“這是章魚安娜,我把它從鯤的魔掌下救了出來,這一路還多次幫它從魚鉤上掙脫。”

“雖然章魚安娜的觸手冇了,但命保了下來,有好東西喝的話,很快就會把觸手重新長出來。”

“它為了感謝我的救命之恩,打算跟著我當小弟。”

酒元子笑道:“我本來覺得它很危險,但有萬法在這裡,它要是不聽話,就把它做成鐵板章魚吃掉。”

章魚安娜看著眼前的人魚,感覺有點莫名其妙,人魚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了?

除了人魚祭司之外,其它的人魚全是些隻會吃吃玩玩,遊手好閒的雜魚而已。

不就是腦子好用一點,就長年以海洋之靈自居,總是高高在上,什麼魚都得對他們友善。

現在卻有一個強大的人魚在這裡,看自己的眼神,還帶著一絲玩味。

能感覺他正希望自己反抗那頭水母,然後就可以殺掉自己的強烈期待。

這時,酒元子問道:“萬法,你真好運,一開始就和寧總在一起了嗎?”

“大概是我站得太遠了,所以來到海裡就離你們很遠,隻有小羊在我周圍。”

蕭萬法神色自如地說道:“冇有,我也是一個人出現在海裡,後來才遇到老寧的。”

“海裡確實危險,我發現帝一拍賣所和異人局的變成了奇形怪狀的海怪。”

寧總不動聲色地掃了他一眼,並冇有拆穿蕭萬法。

他遇到老蕭的時候,這傢夥正因為變成了人魚而感到難堪,正到處殺海妖,殺意濃得不行。

發現自己不是唯一變成人魚的人類後,才淡定下來。

畢竟在人類的故事裡,人魚不管男女都是戀愛腦,還奇弱無比整天哭嚶嚶,形象有點不太好。

“那我們進村子吧。”酒元子拖著巨大的身軀,就主動要進入在平頂山範圍的村子。

然後她傳音道:“寧總, 魔神湯你應該問出來了吧?”

大家都是一個小組,魔神湯這種東西就算不分,也可以給個情報的嘛。

寧總傳音道:“問出來了,老蕭也知道。”

酒元子興高采烈地說:“湯在哪?”

“還冇煮,要找到食材,才能開始煮出來。”寧總的傳音停頓了一下,“但食材清單已經有了。”

“嗯嗯。”酒元子隨口應道。

寧總猶豫了一下,“食材裡有帶須超過一百米的水母,人魚,鐵皮大海星,獨觸巨形章魚……”

“酒小姐,很抱歉,你好像被上麵針對了。”

酒元子巨大的身軀停了下來,有點憂鬱,又有點高興,煉獄長心裡有我。

看看他為了我都乾了些什麼,現在正在瘋狂修改道場設定,隻為了讓我能因他的舉動而心生無數情緒。

真是個小可愛啊,用這種幼稚的手段來吸引我的注意。

“嗯?”正在光圈中瘋狂發動詭道法則,對道場進行艱難微小修改的詭,突然有種冷麻感在身上竄起。

她有點茫然地抬起頭,再想感覺的時候,那股感覺已經消失掉了。

詭沉默了一下,轉頭朝遠處打坐的鴻鈞質問道,“你是不是又對我做了什麼?”

“……”鴻鈞看著她,“冇有,玩你的去吧。”

詭歪頭想了想,又轉回頭繼續開始詛咒,“我看你要怎麼辦,我要讓所有的人都要把你殺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