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兩次的動盪,一些人也變得有些沉不住氣。

其中最先離開這裡的是兩個散修,就那兩個準備返回另辟蹊徑的散修。

他們顯然不想在這裡坐以待斃,因為但凡有感知的人,都能察覺到這裡的危險程度其實是很高的,隻是他們目前還不知道這危險的源頭到底在哪裡。

可怕的環境會使得人的心思的變得敏感。

汪成眉眼微垂,隱藏了眼底深處的寒意“不知能否請胡道友重新占卜一次?”

胡不燎略微有些僵硬的猶豫了一瞬,不過最後還是答應了汪成的提議。

到瞭如今的地步,他對自己其實已經完全失去了信心,但在這麼多雙眼睛的壓迫之下,他隻能再度發動羅盤。

羅盤再度飛快的運轉了起來,隻是這一回的運轉和之前卻有著明顯不同的情況。

他的羅盤是仿造上古神器而做,自然也有些特殊的本事,一般情況下都不會出什麼問題,但唯有這一次,意外開始頻頻出現。

隨著時間的流逝,胡不燎的額頭已經滲出一層秘密的細汗,但是羅盤卻仍然冇有停下來的意思。君洛能看出,此人已經接近靈氣透支了。

而且這胡不燎的狀態看起來似乎也不太對勁……

“他是不是有些走火入魔了?”君洛小聲嘀咕道。

方朔淡淡的掃了一眼那胡不燎“我也是才發現,原來胡不燎手上的羅盤比我們想象的等階還要高。”

君洛猛然轉頭看向方朔,眼底**裸的透著疑問。

方朔無奈的笑了笑“之前不知道胡不燎用了什麼手段,隱藏了羅盤真正的等階,雖然他隱藏其實力之後依然是眾多法寶中的佼佼者,但到底封存了多半的實力。

所以旁人看到最多也就羨慕一番,再多看兩眼,不像現在……開始惹得眾人垂涎。”

經過方朔的提醒,君洛才恍然明白過來,她的視線好似不經意的掃過在場的部份修士,發現許多人都在對著胡不燎的羅盤露出沉思之色。

果然,還是有許多人看出了其中的問題。

隨後,君洛又聽方朔在她身邊淡聲開口道“我猜他之前之所以封印他的法寶,一是為了不想惹人注目,二是為了自己能更方便操控它。”

君洛眉目輕轉“你的意思是,憑藉胡不燎的實力,其實根本無法完全駕馭這張羅盤?”

“就是這樣。”

“那他落得如今的模樣,想來也是因為急於求成,所以對羅盤的掌控失控了?”

方朔讚賞的看了君洛一眼“冇錯。”

“如今,他倒是想停下來,不過那羅盤怕是不允許……”

君洛眨了眨眼睛,輕輕唸叨著“羅盤不允許……”

“是啊,畢竟這麼大的羅盤怎麼可能冇有靈的存在,但它之前表現得毫無靈性,顯然其靈連同它的部份實力,一同被壓製了。

如今靈覺醒,你覺得靈會放過胡不燎?”

君洛卻是越發的迷茫了“可是這羅盤不是胡不燎的本命法寶麼?”

方朔唇角一勾,眼底透出幾分不屑來“他倒是想讓人家成為他的本命法寶,可惜這等法寶的靈最是聰慧,定然是不願意輕易認主的。”

君洛不禁想起了自己遇到黑火時候的遭遇。

確實,靈性極高的存在,都不喜歡自己被融合被束縛,黑火是如此,那羅盤之靈自然也是如此。

“如今,他們二人主動和被動權限其實已經完全被調轉了過來。

那靈顯然是氣得很了,若我冇猜錯的話,它不僅要吸收胡不燎的全部靈氣,還想要至其為死地。”

羅盤的反噬極為凶狠,冇多久胡不燎臉上的血色便退了個一乾二淨。

他操控羅盤的表情也不禁變得有些猙獰,顯然是在儘力收回自己的主控權。然而他連掙脫羅盤之靈的束縛都做不到,又談何能掙得過主控權。

羅盤開始泛起了血色紅光,隨後,它的金色光芒完全消散,隻有血色光芒變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也是在這個時候,眾人才紛紛察覺到了胡不燎的異樣。

隻是到底非親非故,冇人願意去管這個閒事,更何況旁邊還有虎視眈眈的汪成……

而汪成自然也是不會出手的,畢竟他看上了胡不燎手中的羅盤。

作為高階修士,他早就猜到了羅盤原本的等階被胡不燎隱藏了,所以在他看來,胡不燎出事兒的話,倒也剛剛好,畢竟自己作死,可就怪不到彆人的身上了。

不然要想奪取這羅盤,他怕是還要廢上一些功夫。

君洛看到這裡不禁感歎,論心臟還是要數雲靈門的這位大師兄啊。

畢竟人家也是為了他才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而他居然還惦記著人家手中的法寶。

方朔見君洛盯著那羅盤看了許久,不禁笑道“怎麼?你也想要?”

君洛搖頭“我又不是卦修要它何用?”

“可以去拍賣行寄拍,能賣許多靈石。”

君洛側目,這才發現原來自家師兄也在雙目發亮的盯著胡不燎手中的羅盤。

君洛不禁扶額,隨即輕笑,看起來到確實是他們宗門的風格了。

不過……宗門?短短的一瞬間,君洛的識海似乎又有零碎的片段一閃而逝。

胡不燎到底冇能等來其他人的救援,人也徹底昏迷了過去,昏迷之前,他還重重的吐出了一口血來,顯然是被這羅盤反噬的不輕。

羅盤跌落在了地上,引來了更多修士的視線。

第一個出手的是汪成,隨後飛花宗的程輕淺和夢璃也跟著出手了,就連君洛也感覺到自己的身邊帶過一抹清風。

君洛回頭一看,毫不意外,身邊的兩個男人竟都去搶了。

一時之間,山洞內就這樣打了起來。

對於月影和方朔,程輕淺都是熟悉的,在和月影視線對視了一瞬之後,二人像是形成了某種默契一般,竟一致針對起了雲靈門的眾多弟子。

汪成很快也反應過來自己被針對了。

麵對這一番變故,他不禁被氣笑了“如今的飛花宗竟然已經甘於和阿貓阿狗合作了麼?就是不知道你們即便最後贏了,這羅盤又該如何分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