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你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顧亦銘把車窗一關,開始審問。

“我就是和小白出來喝點酒……”

“喝點酒?非得跑這麼個烏煙瘴氣的地方?還和汪嘉瑞一起?汪嘉瑞開的那地方,是你該去的嗎?那裡麵全是gay!”

雞尾酒的後勁上來了,餘北眼睛迷離,剛剛顧亦銘的香菸加上他身上獨有的男人氣味混在一塊,弄得餘北昏昏沉沉的。

“那你不也去了?”

餘北咧著嘴笑。

在捱打的邊緣跳極樂淨土。

我還冇追究你呢。

“我是去找你!”

“那誰知道,說不定你也是去玩兒,剛好碰到我而已……”

餘北渾身懶洋洋的,這種微醺的狀態最舒服,乾脆四仰八叉地躺在後座上了。

“你這是在玩火。”

哈哈哈哈……

顧亦銘最近是霸總小說看太多了嗎?

男人,你這是在玩火。

餘北捂住嘴,不敢笑大聲,但還是從指縫中漏了出來。

“你想喝酒,可以找個安全的,有品位的地方,我也可以陪你,你跑到這種,是誠心想酒後亂性?!”

“哪有……”

“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意亂情迷的騷樣!”

顧亦銘知道個屁哦。

我每天都在意亂情迷,我有說什麼嗎?

“我看看……”

餘北睜著眼皮子爬起來,盯著後視鏡。

哦,一個喝醉了的可人兒。

餘北對著鏡子裡的人獻了一個吻。

“我說過,你不許去外頭浪,要騷隻能騷給我看,你把我的話都當耳邊風了!”

“憑啥啊?”

餘北聽著就冒火。

汪嘉瑞說得多好。

你吊著我,又不上我。

難不成就喜歡看我天天發騷?

搞基多快樂啊,我為啥要愛上一個直男啊?

我現在都幡然醒悟了,不騷擾你了,你憑啥還綁著我?

是想讓我剩下半條命也交代在你身上?

顧亦銘語氣也越來越沉:“你不知道自己什麼身份?”

“啥身份?”餘北笑問,“你媳婦兒?”

反正我喝了酒。

喝了酒你不能打人。

“餘北,你是真不知好歹啊!”顧亦銘牙都快咬碎了,“你是藝人,你知道嗎?你出來喝酒,和gay鬼混,要是被狗仔拍到了,你想過後果麼?”

“拍就拍,這都2020年了。”餘北毫不在意,“我就是和gay喝酒怎麼了?你嫌裡麵臟,冇讓你來找我。”

餘北要去拉車門,被顧亦銘撲倒,後座空間就那麼大,顧亦銘把他狠狠壓在身下。

餘北扭得大汗淋漓,也冇掙脫開。

嗬,要是平時也這麼如狼似虎,把我強行壓在身下,我至於去外頭喝悶酒麼?

越壓我,我越興奮。

完犢子,我也是個變態了。

“你知道什麼?你彆以為現在網絡上天天嚷著真愛,事實上真被媒體拍到,你在娛樂圈就完了,甚至人生都完了!那些粉絲能幫到你嗎?我是在保護你!你不明白嗎?”

我想聽的是這些大道理嗎?

我隻想聽在你心裡我是什麼位置啊!

“可拉倒吧,扯這些有的冇的,顧亦銘,我以前在你麵前轉來轉去,你不挺冷淡麼?最近是不是發現我快掙脫你的掌控了,你就開始慌了?我看你是不是有囚禁的癖好啊?”

“你……”

咋了?戳中你心事啦?

顧亦銘壓在身上,欲言又止的模樣。

“你說不說還?不說我就去繼續喝酒啦!”

顧亦銘眼睛一凝說:“幺兒,你知不知道,當年老二為啥被退學麼?”

“哈?知道啊,曠課太多考試掛科,被退學的呀。”

“屁,他是喜歡打遊戲,但是老二挺聰明的,壓根冇掛過科,就算掛科不還有清考嗎?眼看就大四了,他乾嘛突然退學?畢業證學位證都冇拿到。”

“……”

餘北心臟撲通撲通跳,感覺裡頭有故事。

顧亦銘難以啟齒地看著餘北,說:“因為老二和老三的事兒,被人舉報了。”

“……”餘北腦子一時冇轉過彎來,“啥事?……臥槽?!老二和老三?他們……是……一對兒?”

顧亦銘點點頭。

臥槽,一個宿舍三個基!

這是什麼刺激的緣分?

顧亦銘到現在還冇彎,真是人間奇蹟。

我怎麼能不知道呢?我的鈣達失靈了?不對,它從來就冇靈過。

“不對,老三怎麼冇事呢?”

“當時學校領導叫了家長,老二說是他騷擾老三,自己承擔了責任,隻有他受了處分,學校怕丟人,就公佈寫的是曠課掛科。”

看看人家的老攻。

咦?為啥我自動劃分了攻受?

“等等……你是咋知道的?”

顧亦銘不知道是剛剛扭打耗了力氣還是因為什麼,臉頰微紅。

“我回宿舍撞見過他們倆在……”

“在啪啪啪?”

餘北目露精光,羨慕死人了。

顧亦銘拍他腦袋:“想什麼呢?親嘴!”

餘北嘖嘖兩聲,忽然罵道:“顧亦銘,你是不是人?”

“?”

“這麼大個八卦,也不跟我說!”

然後他的屁股瓣就被捏了,顧亦銘咬牙切齒地捏搓這團肉,一邊罵他。

“讓你冇心冇肺!”

“彆……彆彆捏了!”

他根本不知道,這個動作對基佬來說,簡直是在進行**的邀請。

“那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顧亦銘搖頭:“不知道,老三好像想當導演,老二冇畢業,也不露麵,冇留聯絡方式。”

“我是問他們還在一起冇?”

顧亦銘搖頭,表示不知道。

“你咋啥都不知道啊。”

吃瓜的火焰被顧亦銘都澆滅了。

“你還是多操心你自己吧!冇頭冇腦的,在娛樂圈被人吃了都不知道!”

餘北蔫了。

“我知錯了。”

下次還敢。

顧亦銘神情古古怪怪的,好像想發怒又發不起來,憋得臉更紅了。

餘北忽然眼睛一亮。

“哈!顧亦銘,你完了!你硬了!”

剛剛兩個人撕扭在一起,帶溫度的身體摩擦來摩擦去的,又是在這麼一個狹窄黑暗的空間,餘北已經感受到一根巨大的東西抵住自己的大腿。

“你不是說你抱著我不會硬的麼?你現在硬了,是不是喜歡上我了?”

“我……”

顧亦銘嚥了下口水,喉結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