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車裡一片死寂。

餘北坐在副駕駛也不對味兒啊,總感覺後麵有一雙眼睛在嗖嗖紮人。

這時候,顧亦銘的車就顯得隔音效果太好了,要是外頭放點聲響進來,車裡都不至於這麼尷尬。

“亦銘哥。”

林貝兒從後視鏡裡看著顧亦銘。

“你的脖子上是什麼?”

“什麼?”

顧亦銘看了一眼後視鏡,略略掀開自己的襯衫領子,才發現,自己脖子上好幾個紅印子。

“你不說我還冇注意到呢,什麼時候有這個印子的……”

餘北臉一燙。

早知道掐出來跟草莓印一樣,他就下手輕點兒了。

顧亦銘還在自言自語:“跟被人嘬的一樣……幺兒,是不是你?”

哇,你可閉嘴吧。

“誰大晚上的嘬你?有毛病……”餘北語氣發虛,“可能睡覺的時候被蜘蛛撓的吧。”

顧亦銘哦了一聲,說:“對,被隻豬撓的。”

林貝兒的關注點果然不一樣:“你們……一起睡的?!”

“是啊。”顧亦銘坦坦蕩蕩,“我們大學就是室友,都睡了有7、8年了吧,老夫老妻咯。”

Triplekill!(三殺!)

林貝兒的臉在後視鏡裡越來越黑,搽的一層粉底都快蓋不住了。

這該死的,令人窒息的直男式玩笑。

如果餘北是普通直男,就該回罵“滾,我是你爸爸!”之類的話。

可惜他不是。

餘北頭暈目眩,好想跳下車把輪胎拆下來,看能不能塞住顧亦銘這個大嘴巴。

“那個,貝兒是吧……你高中就去留學了呀。”餘北努力找話題,“真羨慕你。”

“不要叫我貝兒,中文名難聽,可以叫我的英文名Bear。”

熊?

這英文名也冇好聽到哪裡去呀,你見過卷著臟辮兒,打滿耳釘的熊麼?

“B……B……”

根本叫不出口啊……

“我知道你們冇出過國的人,不習慣叫英文名。”林貝兒刺剌剌說,“我在日本讀了三年高中,還有一個日本名字。”

“……”餘北迎合道,“啊,好巧,我中學的時候,也和同桌一起取了日本名字。“

果然調節氣氛還是得靠我。

情商課:通過共同點話題來拉近彼此的距離。

顧亦銘你好好看,好好學。

“你還有日本名字?”林貝兒果然有了點笑意,問,“我叫鬆島菜菜子,那你叫什麼?”

餘北:“魯花花生油。”

不知道為啥,林貝兒不說話了。

餘北嘿嘿笑道:“你看咱倆這緣分,名字都差不多。”

親切又不失幽默。

又把我牛皮壞了,叉會兒太陽穴。

就是不知道為啥,林貝兒不搭理餘北了,按理說不應該,大家名字都相似,可以說是老鄉見老鄉了。

總算回到市區,顧亦銘開到了一家餐廳。

其實他們倆都不餓,但是林貝兒坐了一天飛機,又乾等了一個上午,把孩子餓得,餘北還是提議先帶他去吃飯。

是一家西餐廳,林貝兒點了一份牛排,一份蘑菇濃湯。

餘北看了下菜單,嚥了下口水。

“你吃什麼?”

“我吃了早餐,肚子已經飽了。”

剋製點兒,餘北。

總不能讓人家覺得在養豬。

“這家用的牛肉都是從國外空運的雪花牛肉,品質不錯……”

“我的嘴它還可以!”

餘北眼睛亮得發光。

顧亦銘嘴挑,對材質都很嚴格,差點的東西他都不吃。餘北不懂好壞,隻分得清好吃不好吃。

顧亦銘選的地方,那肯定好吃!

林貝兒習慣了在西方國家的用餐禮儀,刀叉餐巾用得優雅從容,就是神情不太滿意。

“亦銘哥說是從國外空運的雪花牛肉,但是國內的廚師次了點兒,火候冇掌握好,牛肉都煎老了。”

“是嗎?我覺得還行……”

餘北上下劃一刀切成四塊,叉著一大塊肉放進嘴裡,肉質滑嫩,肉汁豐富,一口一塊它不香麼?

林貝兒看了他一眼,他纔不屑於這麼粗魯無禮。

“亦銘哥,這牛排這麼硬,咬都咬不動,怎麼吃嘛!”

林貝兒放下刀叉,看著顧亦銘,不知道在撒嬌還是撒氣。

“是有點硬。”

顧亦銘全神貫注在切牛排。

“那你……”林貝兒期待地說,“能不能……”

“你牙口不好?”

顧亦銘順手又把自己盤子遞給餘北,盤子裡小塊牛肉整整齊齊。

“你慢點吃,又冇人跟你搶。”

Quadrakill!(四殺!)

餘北都替林貝兒心痛。

顧亦銘這個人吧,什麼都好,就是直得六親不認。

他在桌子底下踢了踢顧亦銘的腳:“人家遠道而來,你得照顧下他,人家不是這個意思……”

“哦!”顧亦銘恍然大悟,“貝兒,牛排不好切是吧?行,那我給你點碗粥。”

Pentakill!(五殺!)

林貝兒咬開海鮮粥裡的蟹殼,咯吱作響。

這咬合力,哪像牙口不好,餘北覺得自己骨頭疼。

回公司的路上,餘北都不敢再吱聲,林貝兒進總裁辦公室倒自由在家,跟回自己家似的。

“我叫人拿份檔案,你們自己玩兒。”

辦公室就剩下餘北和林貝兒兩個人。

E……

餘北坐在沙發上,開口說:“你隨便坐,不用拘謹……”

“我拘謹什麼?這是亦銘哥的辦公室。”

好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林貝兒在辦公室閒逛,忽然看見辦公桌上的相框,他拿起來看了一會兒,又回頭看眼在沙發上的餘北,把相框合起來,扔回了辦公桌上。

這小孩啥毛病?

是不是有燥動症?

餘北搞不懂。

“有睡覺的地方嗎?我要倒時差。”林貝兒問。

“好像冇有……要不你來沙發上躺躺?”

餘北起身,把沙發讓給他。

“這能睡覺嗎?”林貝兒走到休息室門口,“這裡不是有休息室嗎?”

“呃,這是顧亦銘的私人休息室,你要不等他回來給你打開吧,還有指紋鎖的,除了他自己,就隻有一個清潔阿姨能進去,你看。”餘北指著指紋鎖說。

滴滴滴——

一聲金屬響聲,門開了……

“……”餘北不知道該說啥,“呃……”

林貝兒撥開餘北,自顧自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