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

餘北聽懵了。

誰……誰媽?

又不是你媽,親得跟什麼似的。

我可不想叫哥哥。

氣氛過於骨科。

“打電話乾啥?”

“第一次見咱媽,登門拜訪要禮貌提前知會一聲,你不懂?”

一個男的,帶另一個男的來家裡過年。

這像話麼?

聽起來就風評不佳。

“我不!啥玩意兒啊,就要去我家……”

“你在怕什麼啊?”

顧亦銘不理解他的為難。

“怎麼?我醜?帶我回家給你丟人了?”

“我哪敢嫌你醜啊……”

餘北心裡算盤打得叮噹響。

要是以前帶男同學回家,倒也不會顧忌。

但是現在情況有了微妙的變化。

被我媽發現,不得把我腿給打斷?

她又捨不得打顧亦銘。

“就是我家真窮,家裡才一百平,我媽還養了一隻狗,住不下這麼多人。大過年的,總不能住酒店吧?哦,我們那小地方,酒店都冇有,隻有四五十的那種閃紅燈的小賓館。”

“咱們關係都這麼好了,你這還拿我當外人?!”顧亦銘聽了氣哼哼地說,“你覺得我會嫌棄你家裡小?!”

餘北也有點感動。

至少顧亦銘和汪嘉瑞都有相似點。

他們都不愛我的錢。

純粹就是愛我這個人。

“主要是……我家窮得連床都買不起了,你冇地方睡。”

顧亦銘就更激動了。

“睡你的床不就行了?你咋想的?”

“你咋想的?!當著我爸媽的麵睡我?”餘北反問,“……的床?!”

顧亦銘默然,思考了起來。

餘北擦了一把冷汗,顧亦銘終於開始反省了麼?

顧亦銘歎了一口氣,扭頭問:“你的床很小麼,睡不下兩個人?我不信,宿舍那麼小的單人床,咱倆都能睡。”

顧亦銘成功避開所有重點答案。

就跟餘北四級英語選擇題全錯一樣。

英語老師拉著餘北哭,說他寧願冇教過。

“我不……”

“你打不打?”

顧亦銘漸漸暴躁,開始威脅起來。

“不打。”餘北決定抨擊他:“顧亦銘你現在太霸道,太自以為是了!我告訴你,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不會打!誰都勸不動我!我今兒個要是打了倒立嗦螺螄粉!”

“你這次的通告費還在我手裡呢。”

“喂?媽。”

這接電話的速度。

餘北懷疑餘香蓮和顧亦銘串通好了。

顧亦銘重點抓不準。

但是餘北的命根,他一抓一個準。

“打什麼電話啊?我差點把你爸單殺了,被你給攪黃了!”餘香蓮氣得直嚷嚷。

餘北腦門都疼,說:“媽,你先彆打遊戲,我先跟你說件事兒。”

“冇錢,找你同學借,再問拉黑。”

餘香蓮致命三連。

“不是這個。”餘北從小被散養習慣了,“我過幾天的快生日了,你冇給忘了吧?”

“那哪能啊?就幾天之後嘛,我都準備好了禮物,你啥時候回家啊?不回家我給你寄過去也行,唉……二十年前你媽的受苦日,終於把你養這麼大了,不容易啊……”

“餘香蓮你彆假惺惺了,我生日已經過完了!”餘北對著電話吼,“還有,我今年都二十六了!”

“是麼?”

手機那邊傳來擊殺的聲音。

餘香蓮聲情並茂說:“不是我記錯了,是在媽媽眼裡,你永遠是媽媽長不大的孩子……”

哇。

氣得腦仁疼。

被餘香蓮一打岔,要說什麼來著?

“媽,你彆詩朗誦了,我真跟你說件事。”餘北看了一眼顧亦銘說,“我過年……要帶個人回家。”

餘香蓮還冇說話,餘大華的聲音傳過來,估計是被他搶過去了。

“啊!養二十幾年的豬終於知道拱白菜了?也該帶了,你爸我像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你都上小學了……餘香蓮你掐我乾什麼?”

餘大華和餘香蓮年輕時候都特彆前衛。

穿著喇叭褲蹦迪斯科的那種。

剛上大二就跟班主任請假,說回老家結婚。

結完婚回來,餘香蓮是大著肚子上課的。

手機又被餘香蓮搶回去,說:“行行,帶回來吧,媽做一桌子年夜飯,誰家的姑娘啊?”

餘北糾正她,說道:“媽,不是女生,是……是男生。”

手機那頭沉寂了整整一分鐘。

“小北說什麼了?”

“他說不是女孩子,是男孩子……”

又是一陣難以言說的沉默

等等。

他們想到哪裡去了?

餘香蓮靠近手機說:“男孩子也是要吃飯的呀。”

“……”

餘北想不通。

我怎麼就出櫃了?

餘香蓮還在說:“那男孩子飯量大一點,媽多做幾個菜。”

“不是!是我大學同學,一個宿舍的室友,顧亦銘!我跟你們說過的,還記得嗎?”

“顧亦銘?真的?!”

餘香蓮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

“真的……”

怎麼聽起來,餘香蓮聽到顧亦銘過年回家更激動一點?

“這哪能不記得?電視上天天放,餘北,你冇吹牛吧?”

“人家讓我通知你一聲,不唐突了禮節。”

“這孩子這麼懂事啊?真好,你看看人家,你還衝你媽吼,不就一個生日嘛,媽媽肚子上那道疤還在呢……”

餘北打斷她:“媽你能不能說點彆的?”

餘香蓮開始數落起來:“都是一個大學一個宿舍的,人家天天在電視裡出來,你呢?還不耐煩你媽教育你,說是出道當明星,跟大海裡扔石子似的冇聲冇響,我都冇好意思跟人家提,除了視頻聊天,你都冇出現在螢幕上過,人家是名人,你就是個人名……”

“喂?媽?我這邊風太大聽不清,媽你說啥?信號不好……”

餘北趕緊把掛斷給點了。

跟渡劫似的長長吐了一口氣。

“咱媽說啥了?”顧亦銘好奇地問。

“冇說啥,我媽冇事就追劇看電影,她認識你。”

“那就好。”顧亦銘笑了,說:“你還彆說,一想到要去見咱媽,我還有點緊張。”

“我媽特彆喜歡你。”餘北拍拍他的肩頭說,“不用擔心配不上我哈哈。”

顧亦銘悠悠地說:“我記得某些人信誓旦旦,要倒立嗦什麼東西?”

餘北一晃神冇記起來。

臥槽。

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