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詫異回頭。

秦雲看向她:“你說田中?”

杜鵑認真點點頭:“冇錯,陛下,此人是有些小聰明的。”

“他本就是東瀛軍方的人,符合一切條件,隻要加以易容,想必不難。”

“就算失敗,也冇有什麼損失。”

聞言,秦雲眯眼,仔細想了想,目光又看向了遠方吉川平原的那條河流。

“好!”

“那就試一試!”

“把田中帶過來。”

……

約莫黃昏時分,田中來了。

一聽說任務,當場嚇的腿軟,讓他回去,還是深入靖**的內部,伺機刺探靖**的糧草之地。

這難度,不是讓他登天嗎?

砰的一聲跪下。

“陛下,不成啊!”

“被髮現,我會被扒皮抽筋的,您不能這樣啊!”

秦雲已經準備好了一切,蓄勢待發,又豈會停手。

淡淡道:“好,你不願意去,朕也不勉強,但今後朕可不會再罩著你,心狠手辣的千葉夫人要做什麼,朕可不能保證。”

“你自己選吧。”

聞言,田中渾身一顫,腳底板彷彿都在冒冷氣。

他是知道千葉夫人的,有一萬種方式讓人生不如死。

背叛她,出賣她,已經將她的怒火點燃,若是再冇有秦雲的屁胡……

“陛下,不要!”

“不要!”

“我,我去,我去就是!”他欲哭無淚的說道。

見狀,眾人相視一笑。

秦雲擺手:“行動!”

“是!”

隻見,錦衣衛迅速對田中進行了簡單的易容。

而後由錦衣衛帶著,一行人下山,開始靠近河流,從上遊一直遊到了對岸的吉川平原。

哪裡停靠了幾百名靖**。

山峰這一頭。

秦雲拿著望遠鏡,目不轉睛的眺望。

大夥也都不敢喘氣,緊緊的看著哪裡,這行動不亞於狸貓換太子,但凡出了一點差錯,就麻煩了。

田中和幾個錦衣衛,都可能死在那條河上。

而且這會加重太政武治的警惕心,以後想要竊取靖**的機密,就更難了。

十分鐘……

半小時……

一個小時……

太陽落山了。

終於!

錦衣衛找到了機會,一擊致命,在水中神不知鬼不覺的弄死了一個東瀛軍士,然後將田中送了上去。

由於人員眾多,岸上的那些靖**竟然冇有發現,還不斷用東瀛話聊天。

“呼!”

眾人見錦衣衛撤離,紛紛鬆了一口氣。

秦雲放下望遠鏡,暗自道,希望雲中君的事塵埃落定,田中也能傳出好訊息!

……

冬季的北方,不比南方,更不比遠在極東之地的東瀛。

這裡寒風呼嘯,刺骨而又冰冷,幾乎二十四小時耳邊都是呼呼呼的大風。

就連海域,也有許多地方被冰封。

極東之地的秦雲,動作連連,和東瀛打的火熱。

而北方這裡,同樣也發生了很多很多的大事,幾乎每隔一個月,就是一個嶄新的局麵。

北國有佳人,傾國又傾城。

這句話用來形容此刻匈奴王都城牆上的王敏再適合不過,這是她第一次登上匈奴象征權力的王都。

一襲紅色長裙,披散在冰天雪地裡,宛如一朵盛放的傲寒。

額間的那一點熾焰花樣,美的驚心動魄,而又強勢外放,像極了她的性格。

五官,更是美豔的不真實,每一寸,都猶如上天的傑作。

“見到了你,本單於才覺得大夏的皇帝,肯定很可怕。”一個身穿黑金色長衣,帶著茸毛帽子,粗狂而尊貴的男子淡淡開口。

就連左賢王瓚乾,此刻也隻能站的一旁。

城牆上,密密麻麻的隨行人員,鐵甲軍隊,安靜無比,一個字也不敢發出。

王敏美眸閃過一絲冷意:“單於,提他做什麼?”

“嗬嗬,本單於隻是有感而發,短短兩年而已,你以幕後人的身份,竟然帶著瓚乾的族群躋身為了匈奴而大的組成部分之一,讓本單於都不得不忌憚。”

說著,聖單於的眸子閃過一道殺機!

“所以本單於不禁會聯想,能征服你的男人,該是多麼強大!”

語氣,多少帶著一絲故意的貶低。

此話一落,左賢王瓚乾的臉色微變。

上前一步:“單於,這話,臣可不愛聽!”

聖單於的臉瞬間垮了下來。

其背後幾名心腹,匈奴大佬紛紛上前,眼神不善,如豺狼虎豹:“你說什麼?!”

要知道聖單於可不是廢物,反而也是匈奴的傳奇人物,曆史級彆的!

否則王敏也不至於做什麼需要畏手畏腳。

頓時,城牆上雙方人馬微微一動,無聲之中,竟是有些劍拔弩張。

這是雙方第一次的見麵,看似平靜的外表下,其實雙方都懷著小心思。

大夏方麵知道匈奴在北洋上麵和西方諸國關係很僵,可以說是冷戰。

但不知道的是,其實匈奴最緊張的關係是他們本身。

一派,是匈奴的主人,聖單於。

一派是以王敏為首的左賢王派係。

右賢王死後,雙方就已經冇有了緩衝帶,聖單於視王敏為眼中釘,肉中刺,但又不得不忌憚其能力,包括背後背景。

而王敏,野心就是她代名詞。

雙方有尖銳衝突,但又都有忌憚,很難說清楚。

“左賢王,不必動怒,聖單於想必也冇有彆的什麼意思。”

王敏適時的走了出來,輕描淡寫化解了危機。

瓚乾望著聖單於的人冷哼了一聲,底氣十足!

他現在,還真不怕昔日這些隨意可以讓他死一百次的匈奴大牢了。

見王敏絕美的臉上冇有絲毫神色變化,反倒主動化解。

聖單於的眸子微微閃爍,暗自提高警惕,好一個城府極深的女人,怪不得大夏皇帝幾次都冇能弄死她。

“是啊,閔夫人說的對,本單於隻是隨口一說罷了。”

“左賢王過於激動了。”

他話鋒一轉,直入主題。

“閔夫人,你在信裡說,隻要咱們南北合作,就可以打下一個大。大的江山,並且媲美而今的大夏。”

“你說,怎麼合作?”

他的一雙眸子如同狼王,緊緊盯著王敏,透著敏銳,進取,能力,凶狠。

要是當初,他作為君王,和阿史那元沽聯手,突厥絕對亡不了!

王敏麵色不改,而今的她愈發成熟了,女帝的氣質絲毫不輸。

她在下一盤大棋!

“你我二人聯手,等到明年春暖花開,發動對西方的侵略,先把那些小國占領,奪來他們的人口,糧食,物資,壯大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