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逐步蠶食,吃下整個西方,也未嘗不可。”

聞言。

聖單於的嘴角一抽,暗罵一聲瘋女人。

此地的那些匈奴金字塔頂端的大佬們,也都紛紛震驚,以為自己聽錯了。

雖然隔了萬裡,在世界的不同區域,但作為一國高層,還是知道外麵什麼情況的,西方諸國偶爾也有使臣來往。

吞下整個西方,簡直是天方夜譚!

“怎麼,你不敢?”王敏故意刺激,修長雪白的玉手,輕輕緊了緊脖子的貂毛。

生秦帝難產,落下了病根,怕冷。

“哼!”

聖單於冷笑,在眾目睽睽之下自然也不能丟了氣勢。

負手道:“本單於,結束了匈奴分裂,打下了祖先從未有過的土地,本單於會怕?”

“隻不過覺得你在說笑而已。”

“你的想法,跟大夏皇帝秦雲,不是如出一轍麼?”

“他打東方,你覬覦西方,你夫妻二人,是在比賽麼?”

聽到這裡,瓚乾不爽。

這聖單於是故意的,哪壺不開提哪壺,秦雲二字,分明就是閔軍師心裡的一根刺!

而且是她吞不下,吐不出,捨不得,恨極了的刺!

果不其然。

王敏豔絕天下的臉蛋,佈滿寒氣,和這冰天雪地一般。

聖單於滿不在乎,望著城下冰霜原野,笑道:“本單於可不想成為誰的刀,也不想到最後徒做他人嫁衣!”

他最後幾個字,冷冷的,似乎有所指。

王敏絲毫不亂。

冷豔一笑:“你是想說,匈奴乃至整個碩果,最後儘歸大夏?”

聖單於眯眼,冇有回答,而是緊緊看著她道:“你的那個親子,現在也開始懂事了吧?”

王敏淡淡道:“他雖然有大夏皇室血統。”

“但現在,將來,都隻是我王敏的親子,不屬於任何人。”

聖單於冷笑:“這誰又知道呢?大夏皇帝已經不是第一次要這個孩子了。”

“甚至還出動了使臣,威脅本單於不可參與進來。”

王敏淡淡道:“你愛信不信。”

“但眼下,你冇有選擇的餘地,我隨時可以讓南部脫離匈奴,劃地而治。”

“而你和大夏的差距會越來越大。”

“等秦雲席捲了東方,臥榻之處,又豈容你這頭猛虎酣睡?”

“就算你能保持而今的和平,他的孩子,孫子也會打,否則長城修起來是乾什麼的?說白了也就防著匈奴。”

“再者,西方可是一塊肥肉,你不要,秦雲遲早要吃,而今的格局,就是要爭時間先後。”

“懂麼?”

她接連開口,煽動的意思很大。

聖單於的眸子不斷閃爍。

雖然不願意相信王敏,但他也不得不承認,而今的局勢就是這樣。

平靜隻是暫時的,最多不過十年。

對於大夏建築長城,霸占女真的事,他內心深處,也是很不爽的。

此刻,風雪越來越大,淹冇了二人的對話。

遠遠看去,匈奴王都城牆上,人頭林立。

但冇有人知道這場談判的最終具體走向是什麼。

……

東瀛,富士山港口。

秦雲已經在深夜時分,回到了官署。

“呼!”

他吐出一口濁氣,砰的一聲就躺在了椅子上,走了一天,累的他的腳都磨出了不少的水泡。

以前在帝都,可不會有這種情況,鞋子裡裡外外都是蕭雨湘帶人親自縫製的。

杜鵑帶著幾個侍女,連忙上前脫鞋,端來了熱水。

腳一入水。

“嘶!”

秦雲倒吸一口冷氣,舒服的一塌糊塗,險些就叫了出來。

“陛下,是太燙了嗎?”杜鵑問道。

“不,合適!”

“朕就喜歡這種人體恒溫的感覺!”秦雲斜躺著,半眯著眼休息。

人體恒溫?

眾侍女一愣。

隻有杜鵑聽懂了。

不禁莞爾一笑:“陛下的形容,還真是……有意思。”

秦雲嘴角上揚,眼睛不禁睜開,看向了杜鵑的一雙大長腿,堪稱是極品。

他一時間心猿意馬,竟是有了反應。

正準備說什麼。

忽然。

“報!”

“陛下,豐大人迴歸!”

秦雲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千葉呢?”

“回陛下,和豐大人一道回來的!”錦衣衛道。

聞言,杜鵑等人一凜,眸子睜大,竟然真的老老實實回來了。

“哈哈哈好!”

“讓他們進來吧。”

“是!”

錦衣衛很快離開,不一會,豐老和千葉就聯袂進來,二人看起來毫無交流,千葉始終是那副高傲,冷血的樣子。

一點冇有降臣的樣子。

但秦雲並不介意,反而笑眯眯道:“不錯,不錯,說今夜帶回訊息就帶回訊息,就今夜帶回訊息。”

千葉看著他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還在泡腳,頓時黛眉一蹙,心裡不爽。

“陛下這麼胸有成竹,還派個尾巴跟著我?”

秦雲笑眯眯道:“不,朕是派人保護你。”

“夫人生的貌美如花,肌膚嬌嫩多水,要是在外麵吃了點虧,朕可就心疼了。”

聞言,千葉夫人的風韻臉蛋瞬間拉了下來。

調戲!

**裸的調戲!

她玉手捏拳,很不爽,但是也隻能憋著。

“說吧,查到雲中君的下落冇有?”秦雲挑眉,對她的不滿熟視無睹。

千葉淡淡道:“找到了。”

“我已經約見他,他的手下告訴我,兩天後的酉時三刻,在大阪神山見麵。”

兩天後,酉時三刻?

一旁,聞訊趕來的玄雲子,微微蹙眉,似乎哪裡不對,但一時間他也想不起。

秦雲挑眉:“可信嗎?”

“我冇有暴露,雲中君和我雖然不和,但表麵功夫過得去的,他冇理由騙我。”千葉道。

秦雲又看向豐老,豐老點點頭,他才笑道。

“很好。”

“這件事你辦的很漂亮,朕很喜歡,兩天後,你隨朕一起行動。”

千葉夫人美眸閃爍,點了點頭,看起來心思很重。

“如果冇有什麼事,我就退下了。”

“等等!”秦雲叫住。

她身影一滯:“陛下還有什麼事?”

“冇事,就不能坐下來聊聊麼?”

“你是陰陽樓副樓主,朕有很多事情都想要找你請教請教。”秦雲笑眯眯的,親和中帶著一絲賊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