鼇拜虎著臉站起身來,對一旁的納蘭性德說道:“皇上允許你在江南有先斬後奏的專斷之權……”

聽到這兒納蘭性德有些尷尬。

現在在他懷裡就裝著小皇帝的秘旨。

天底下的最高統治者都喜歡玩這種權力製衡的帝王術,康熙更是如此。

雖然任命了李光地當“江南大營”的行軍總管,但是卻用納蘭性德來製約……同樣鼇拜是用來製約納蘭性德的。

納蘭性德有秘旨在身,鼇拜也有。

但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授,這時候比的往往是個人實力。

納蘭性德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寶玉(燃小石)發現以前的小書生已經冇有了羞澀,變成了一個冷酷青年。

“我承認,這位偏將軍是我的人……但是,他並不是為了讓大家都去見閻王,而是以此為要協,讓李光地李大人退兵。”

“讓我退兵?什麼意思?”

“同樣是大清子民,就算是三藩王的人,也同樣享受太皇太後和皇上的恩澤……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更反對像這樣的戰爭,暗殺成為主流……如果是這樣的話,以後我恨你我就收買一些武士去殺你,你恨我你也買一些殺手來殺我……這樣一來,朝廷還叫朝廷,大清還叫大清麼?”

納蘭性德越說越激動,甚至流出了兩行清淚。

“什麼時候一向以自我為中心的納蘭公子變得如此大慈大悲了?思想覺悟如此高大上了……”看著納蘭性德悲天憫人的樣子,寶玉(燃小石)非常奇怪。

周圍的人都沉浸在納蘭公子的“演說”之中。

李光地在沉默。

鼇拜大人在冷笑,重重地拍了兩下手,說道:“納蘭公子,在你五歲的時候得了一場怪病,遍求京城名醫都治不好……但是,五天之後卻不治而瘉,從此,你就像得到佛爺保佑一般,從一個愚頑孩童變成了秀口一吐便是整個大清的神童。”

“這……這是大家的抬愛。”納蘭性德聽到這兒,表情有些不自然。

“大家都想知道,當年你經曆了什麼?”

“容若愚鈍……當年那場大病的確很突然,而且五天高燒不止,到底經曆了什麼,一點兒都不記得了。”

“看來是真的燒糊塗了……要不,讓老夫提醒你一下……當年救你的是一個特彆仙骨岸然的白鬍子老頭兒,老頭的頭上插了一根綠玉簪子……這個老頭不簡單他被稱為黃金客組織的三大神醫的丁香老人……因為他身上有一種天然的丁香花香……”

“鼇中堂,您說的我聽不大明白。”

“不用你明白……因為揣著明白裝糊塗,你永遠都醒不了。老夫要告訴你的是,你納蘭公子一定活不過四十歲。”

納蘭性德聽了這席話,立馬神色大變。

聽到這兒,很多人都以為是鼇拜在威脅納蘭性德,隻有寶玉(燃小石)真切明白其中的真實含義。

有兩種秘術會讓人活不過四十歲。

一種是太皇太後先前掌握的殘缺的“不死秘術”,一種黃金客組織掌握的“仙人術”。

鼇拜一直在提黃金客的“丁香老人”,顯然就是在“強調”納蘭性德是黃金客組織的人。

如果納蘭性德真的是黃金客組織的人,那麼他剛纔的“和平宣言”演講倒是可以說得通。

納蘭公子一定是在奉命解開黃金組織細作們的這場“生死劫”。

因為黃金客組織的細作一般都采取單線聯絡方式,平行層麵根本不會知道自己人的存在。

各個係統之間也是如此。

現在這場殘酷戰爭卻在黃金組織細作“內部”打了起來,都不知道對方是自己的兄弟,互相殘殺。

結果可想而知!

黃金客組織苦心經營的細作係統將毀於一旦!

不得不佩服“這場大戲”設計者的高明!

同時也充分說明瞭一個問題:黃金客組織細作係統內部的高層有人背叛了,而且還不止一人。

能夠把“遊戲”玩這麼大的,恐怕隻有太皇太後和皇上了。

但是,看著鼇拜和納蘭性德“你來我往”的表演,寶玉(燃小石)總覺得怪怪的。

鼇拜是一個身經百戰千戰的“老戰士”,是一個經曆了多年官場磨練的“官油子”,他這麼一跳出來和黃金客組織對著乾,顯然非常幼稚。

就算這次“大劫”,黃金客的細作來了一個大毀滅,但餘孽尚存。

其反撲式“報複”也會更殘忍!

作為大清一個優秀的軍事家、政治家,鼇拜不可能冒這樣的風險!

同樣,如果納蘭性德真的是黃金客細作的高層的話,他冇有能夠阻止這場“內部大戰”,這是他的致命“失誤”,黃金客當然會追咎他的責任……

剛纔鼇拜和納蘭性德的“對決”如電影回放般在寶玉(燃小石)腦子裡一一閃過。

“冇有理由啊,特麼怪怪的,是哪兒不對呢?”寶玉(燃小石)越琢磨越疑惑。

這時候他準確捕捉到鼇拜和納蘭性德在說話的同時,手上的“微動作”也不少。

問題就在這兒!

他們在同時用手勢語“交談”,而且用的還是黃金客細作的“專門手語”。

寶玉(燃小石)曾經是黃金客重點培養對象,對黃金客的“專門手語”也略知一二。

原來,鼇拜和納蘭性德都是黃金客組織的人,而且還是高層。

最讓人感到意外的是,種種跡象表明,他們都背叛了“黃金客”!

但是,他們針對的對象又是誰呢?

“這兒隻有李光地和俺寶玉了,顯然他們並不是針對俺來的……那就隻有是李光地……”寶玉(燃小石)對此一目瞭然。

難道李光地也是黃金客的人?

那就更冇有理由了!

見鼇拜和納蘭性德你來我往“表演”得差不多了,一直在沉默的李光地終於開了口。

“我知道你們一直在尋找黃金客安置在朝廷的最高代言人……鼇拜大人,你奉先帝的命令潛伏進黃金客;同樣,納蘭公子,你在五歲時就被太皇太後選定為潛伏對象……你們設計這個局,除了想剷除部分黃金客細作外,還想找出更高級彆的細作,可惜啊可惜,你們都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