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聽顧曉樂說了這麼一句經常在短視頻裡聽到的配音,再看他手在腰間一甩,緊接著那條身體最強壯已經撲到在他麵前的斑鬣狗忽然化為了兩截!

就這麼“唰”的一下,斑鬣狗的兩截身體重重地落在顧曉樂的身旁,而漫天飄散的狗血卻弄得他一頭一身!

本來還跟在那頭頭領斑鬣狗身後的幾個跟班鬣狗一下子群龍無首大驚失色,瞬間便夾著尾巴哀嚎著逃進幽暗的叢林深處……

顧曉樂看了看被狗血弄得臟兮兮的身體有點無奈地搖了搖頭,心說:

“雖然這把改造後的大馬士革鋼刀足夠鋒利了,但是自己現在可是一丁點超出常人的異能都冇有,這要是正常操作的話自己早就用一個華麗的轉身閃過這些噴淋而下的狗血了!”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即便是這樣他剛剛的表現也已經讓火哥以及寧蕾驚訝得合不攏下巴了,怔怔地站在原地說不出話來……

“噹啷”一聲,因為被那根樹乾燃燒的火苗燙傷了手,火哥手裡的武器掉在了地上,他這才如夢初醒地說道:

“曉樂,你……你剛剛是用什麼東西把那條大狗弄劈成兩半的?”

因為顧曉樂手裡的大馬士革鋼刀此刻是一種類似於半透明又柔韌性極強的腰帶,再加上顧曉樂的戰鬥手法已經相當的純熟了,所以火哥和寧蕾隻看到顧曉樂一甩手便完成了首殺。

顧曉樂也不打算和他們解釋太多,隻是甩了甩手說道:

“冇什麼,祖上傳下來的傳統技藝而已!”

他這麼輕描淡寫的回答顯然讓兩個人都不滿意,寧蕾馬上刨根問底說道:

“什麼傳統技藝對付斑鬣狗這麼牛?”

顧曉樂撓了撓腦袋說道:“漢初的大將,和高祖劉邦一起從沛縣出來的樊噲知道嗎?他老人家當年冇起兵追隨高祖的時候就是專門殺狗販賣狗肉的高手!

樊噲那殺狗的手法簡直厲害到冇朋友,要不然他怎麼可能到戰場上一下子就成為一等一的大將呢!

他陪著高祖劉邦打下江山後便解甲歸田,隻是冇事還喜歡在自己的府邸重操舊業地宰殺幾隻小狗吃吃,有幸我們家祖上當時在他老人家身邊侍候,也把這一身絕技學到了個**不離十!

於是代代相傳,直到我這一輩上!”

顧曉樂的這套瞎話說的簡直天花亂墜,聽得火哥和寧蕾如墜雲裡霧裡,最後火哥才說道:

“好傢夥!漢初時候的事兒,那距離現在豈不是兩千多年了?你們家祖上的事蹟居然記得這麼明白,太令人驚訝了吧!”

顧曉樂乾笑了幾聲說道:“哎……就這麼點我們祖上的榮光自然是要代代相傳,隻可惜到我這一輩我已經羞於告訴彆人了!

哦對了,我這一身的狗血弄得臟死了,我需要下到海裡麵洗一洗!大小姐,要不你陪我一起來個月下夜泳吧?”

寧蕾一聽這話,嚇得連連搖頭,好在有火哥在旁邊圓場子地說道:

“算了,人家小姑娘麪皮薄當著我的麵怎麼可能和你一起夜泳,還是我這個老哥陪你下去玩玩水吧!”

說著話,兩個大男人脫下上衣隻穿著短褲有說有笑地向著海水中走去,隻留下寧蕾守在篝火堆前還在小聲地解釋著:

“大叔,就算你不在我也不想和他夜泳的!”

半個小時後,兩個大男人在海水中暢遊了一大圈後終於回到了沙灘的營地上,隻是此時的大小姐早已靠在一堆用衣服搭建的簡易床鋪前熟熟地睡去了……

兩個人也冇有打擾她,而是掏出剛剛在海底摸到的一些鮑魚扇貝生蠔等等海鮮放到篝火中烤了起來……

本來寧蕾睡得正香,可是不知不覺間自己彷彿置身於高階海鮮宴會上,各種衣著考究的服務生正端著一盤盤精美的海鮮在自己麵前川流不息……

“咕嚕嚕……”寧蕾本想保持著自己大小姐的矜持而努力壓製著腹腔內的滾滾餓意,不過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始向著那些服務生不住地招手示意他們停下來自己好去取餐!

哪知道那些服務生如同盲人一般,任憑自己把手都要揮斷了也冇有一個停下來給自己送餐的!

情急之下,寧蕾禁不住大聲喊道:

“Waite

,holdo

aseco

dtogetmyfood!(服務生,停一下我要取餐!)”

可這時她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

“大小姐,這裡冇有服務生!想要吃的就自己來取!”

寧蕾聽得一驚睜開眼睛這才發現自己還是睡在篝火旁,那兩個男人正在篝火旁邊有說有笑地吃著什麼東西……

“小蕾妹子你醒啦?”火哥還是保持了一貫的好脾氣,看到寧蕾睜開了眼於是給她遞過去了一張包裹著好幾個生蠔和扇貝的芭蕉葉子。

寧蕾雖然嘴上說的不好意思,不過眼睛一旦落到食物上就挪不開了,再吞了幾口口水後開始迫不及待地也大吃了起來……

顧曉樂掃了一眼她那有點狼狽的吃相哼了一聲:

“呦,原來大小姐也吃不是五星米其林餐廳主廚做出來的飯菜啊?”

對於顧曉樂的嘲諷,寧蕾似乎也有點免疫了。

她一邊吃著一邊說道:“本小姐吃的是這位火大叔弄來的海鮮,需要你管嗎?”

火哥在旁邊一聽連連解釋道:“小蕾妹子,那你可太高估我了!我這水性也就遊遊泳還成,這些好東西都是剛剛顧曉樂下到水下摸出來的!

所以你現在有的吃,主要還是得感謝我們曉樂兄弟!”

“感謝他?”寧蕾努力地把嘴裡的一塊扇貝肉嚥進肚子裡後白了顧曉樂一眼說道:

“放心!等我回國了吃了多少你弄到的食物,我會讓我老爸用10倍的價格購買的!”

這囂張的口吻讓顧曉樂不禁有些啞然失笑:

“有錢確實了不起,但是也得分場合和時間,就像你這種口頭支票現在還是先彆著急給我開,我預計我們一時半會還離不開這座島嶼的!”

一聽這話,寧蕾可有點急了,她連忙說道:

“一時半會離不開這裡?怎麼?你出來我家裡冇給你身上帶著什麼衛星定位裝置嗎?”

顧曉樂把自己空空如也的大褲頭兜子往外一拉!

“什麼衛星定位?我老實告訴你吧,我身上可冇有那些高科技設備!現在我們就是孤懸海外困在這裡了,要想回國恐怕是困難重重啊!”

聽到這裡,寧蕾急的都要哭出來了:

“那!那怎麼辦?雖然我們暫時還可以在沙灘上維持幾天,但是後麵怎麼辦?如果這點椰子都被我們喝光了又該怎麼辦?”

火哥也是皺了皺眉頭,不過還是安慰地說道:“小蕾妹子,你先彆急!所謂天無絕人之路,而且我覺得曉樂兄弟肯定還有什麼後麵的計劃的!”

顧曉樂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沙子指著海平麵剛剛泛起的一絲霞光說道:

“計劃確實是有!不過我們現在指望海麵上立刻出現什麼船隻救援我們明顯是不現實的,有道是求人不如求己!

為了我們能在這座孤島上堅持到救援的到來,我決定明天開始進發荒島尋找新的營地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