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小行星的核心,雖然也誕生於五十億年前,那個太陽係剛剛誕生的歲月。

不過就跟藍星上至今還存在放射性元素一樣,以重元素為主的小行星核心,即使經過了幾個半衰期,依然有著足夠數量的放射性重元素。

雖然這些放射性元素,其實也是一種很稀缺的資源,不過火星上這種資源的數量實在太多了一些。

一萬多顆的小行星和彗星,儘管不是每一顆都有核心,但至少其中一半,有著核心的存在。

其實這並不是問題,在火星能夠居住之前,大量的機器人,會把它們從火星的地殼中挖掘出來,並且集中在一起,當做備用的原材料。

然而讓這個酷似史前藍星的火星自然演化,達到出現生物出現的條件,還要漫長到數以億記的藍星年。

這卻是楊青無論如何冇有辦法容忍的。

不管是什麼人,隻要還冇有成仙,最長也活不過一萬年,更彆說這個已經遠超高等生命曆史的數億年了。

所以纔有了楊青的這一次火星之旅。

他這次來,就是給火星的地核動一點小手術,讓它不僅能夠自主吸收靈氣,還能夠加速火星上的季節變化。

其實就是一個簡易版的凋零法陣,跟月宮基地種植區使用的一樣。

這個凋零法陣,能夠驅使一部分光陰之力,也就是俗稱的時間之力。

當然這種初級法陣,能力很差,就隻能讓生長期四五個月的農作物,縮短到一個月以內。

但這並不全是時間流逝的功勞,而是法陣的力量,加快了農作物體內的新陳代謝的結果。

所以它對時間的影響其實是微乎其微的。

不過這點卻是楊青需要的結果。

因為這個法陣一旦刻在地核上,就將要持續數千年的歲月,纔會徹底失效。

如果時間被加速得太快,那麼影響的就還有未來移民火星上的人的壽命。

幸好它在初期的時候,還算可控,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能夠控製它的加速。

楊青會在最開始,把這個法陣調整到最大的程度,會讓火星上的一天,相當於藍星上的兩天。

這個加速會持續三年的時間,然後就會徹底損毀,變成正常的法陣。

不過未來生長在火星上的植物,哪怕和藍星一樣的品種,它的生長期也會減少到原來的五分之一。

動物們的成長速度,也會比原來有著很大的增加,就連人的生長髮育速度,也會增加。

也許這對小孩子是個令人難過的訊息,因為不知不覺中,他們的童年,就減少了一大截。

中微子探測器,早已在火星的地表,找好了位置。

那裡,打開地殼,下麵就是炙熱的岩漿。

這種熔融的狀態,會一直延續到下麵的地幔,直到地核都冇有任何的阻攔。

這裡並不是火山,因為火山的岩漿,在地殼裡也要經過百轉千回,通過許多侵蝕出來的空隙,升上地表。

在自動駕駛的飛行器的控製下,他們冇有被漫天的大雨遮擋住視線,徑直朝著某個方向飛了過去。

就在他們即將到達的那一刻,眼前忽然亮了起來。

原本在大雨滂沱的世界裡,視線裡麵到處都是黑暗。

所有的陽光已經被超過八十公裡厚的塵埃雲所遮蓋,雲下麵的世界,除了偶爾能夠劃破天空的閃電,幾乎冇有任何的光明存在。

但是這一刻,他們的眼前亮了起來。

儘管可見程度依然不超過五米,可週圍的雨滴,卻從黑暗,變成了乳白色,更有耀眼的光芒,從那裡傳來出來。

近乎無孔不入的霧氣,瞬間就把飛行器給包圍了起來。

飛行器這時候,卻停在了這裡,等到光芒開始褪去,才繼續前進。

然而飛行器彷彿穿過了一堵牆,進入到一個圓形的明亮區域裡。

這個區域並不大,直徑隻有五百米左右,旁邊已經形成了一個由雨水構成的牆壁。

抬頭看過去,頭上的天空好像破了一個洞,雖然被風吹過來的雨滴依舊連綿不絕,但是頭上已經可以看見天空和陽光了。

雖然比藍星遠了很多,太陽看上去比藍星更小,就像一個散發著熾熱光芒的小點。

不過陽光卻依然強烈,或者說因為有大量反光鏡的緣故,比藍星上麵還要強烈幾分。

此時飛行器已經慢慢落了下去,在距離地麵十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在這個五百米區域的中間,大概五十米左右的樣子。

地麵早就已經不見了,彷彿被掀開了蓋子一樣,陡然塌陷下去,露出裡麵通紅到熾熱的岩漿。

這裡的地勢較高,積水並不能流進來,雖然飄蕩的雨絲並冇有放棄這裡,卻都被熾熱的岩漿,化作了氣體,一直到離開岩漿池很遠,才變成乳白色的蒸汽。

這裡並不是火山,距離活火山的距離也很遠,這一塊地能夠變成岩漿的原因隻有一個,那就是不停從天上落下的鐳射。

雖然鐳射並不連續,也冇有任何的顏色,但是路徑上一掃而空的雨水,還是暴露了它的存在。

“好了,鐳射加熱深度已經達到了十五公裡下麵的流動層,我們可以行動了!”

楊青解開身上的安全帶,對裡麵的兩個人說道。

他們的工作其實很簡單,就是來到這個岩漿池旁邊,把幾個符陣配件組裝好,然後啟用,再把它扔到岩漿池裡,就算結束。

幾個人把身上的宇航服整理好,然後就從飛行器的門裡鑽了出來。

幸好他們都已經修煉有成,纔可以不依靠任何其他裝備,就站在虛空中。

“準備好了嗎?”

“好了!”

“好了!”

楊青提醒了一句,得到回答以後,領著兩個人,繞著岩漿池,以三角等分形勢站好。

這才一拍身上的口袋,從裡麵掏出幾個納物符。

儲物袋因為冇有合適材料的緣故,始終不能做得太大。

而納物符卻隻與修為有關,可以做得很大,也能儲存一些不能被儲物袋存儲的東西,所以哪怕它們依然是一次性用品,也有著極大的用途。

五張納物符在第一時間碳化,毀滅,然後裡麵的東西就掉了出來。

在楊青的神識範圍內,它們懸浮著,然後按照次序,組合起來,變成物個直徑隻有一米,卻無比繁複的符陣。

不用楊青體型,小嬡的化身,趙予熙已經在第一時間,打出花樣翻飛的符印,化作一道道光芒,落在符陣上麵。

楊青的速度遠比他們更快,不需要默唸,一道道的光芒就從他的身上飛出來,籠罩在剩下的三個符陣上麵。

如此這樣反覆了接近十秒,五個符陣忽地發出耀眼的光芒,然後彼此組合起來,形成了一個全新的符陣,在楊青的操控下,落進了岩漿池中,轉眼不見了蹤影。